渣受出轨记(H) - 分卷阅读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去,只觉得后穴一阵空虚,那穴口也欲求不满地一张一合吐着淫液,苏懿不满地看着男人,男人抬起美人下巴,把那手上的淫液细细地抹在粉唇上,手指摩挲着唇瓣道:“我刚刚从进来起就发现,这房里的东西都是成对的,难不成你有伴,这是在找我偷腥?”苏懿听了不由得又气又笑,这男人从进来起就一副精虫上脑的猴急样子,这会儿倒是装起了假正经,无非是想听自己说一些淫词浪语增添情趣罢了,就伸出小舌舔了一下男人抚在自己唇上的手指,媚眼如丝道:“他哪有哥哥的肉棒大啊,骚穴痒死了,就等着哥哥的肉棒捅进来解痒……”男人听了,骂了一句“骚货!”便也懒得再调笑,托起美人雪臀用力一掰,就把热硬的阳物狠狠干了进去。

    这一下操干又重又狠毫无怜惜之意,两人俱是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男人只觉得自己的下体进入了一处又紧又热的销魂处,绵软的内壁层层叠叠地包裹上来挤压按摩着孽根,又好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亲吻,硬得发痛的龟头顶端戳到了一处极为柔软湿润的所在,彷佛在诱惑自己继续向里操干,男人被夹得差点就射了出来。

    男人赶紧平复呼吸忍住射精的欲望,拍了一下美人翘臀:“别夹了!让我好好干你。”苏懿赶紧放松嫩穴,男人将孽根抽出一半,又猛插了进去,尝到浪穴滋味的下体如同打桩机一般深凿猛干,双手托着美人雪臀用力往自己下体按,好像要把他钉死在自己阳物似的,美人被干得全身透出粉红,淫水飞溅,不知不觉伸出细白长腿勾住男人的有力的腰部,双手也软软地环住男人脖颈,全身的重量都落在那不断在自己嫩穴进出的孽根上,男人下身撞击翘臀的肉体拍打声和嫩穴吞吐阳物的水声在空荡的浴室里回响。

    第3章 第一次出轨(3)

    苏懿被男人托着臀部操干了一阵子,只觉得嫩穴舒爽无比,男人孽根又热又硬,找到自己最骚的那一点以后就对着那里狂凿猛干,好像恨不得把那一点凿穿似的,男人干着这淫荡美人也是惬意极了,怀里美人身子雪白柔软,那穴也是又湿又热,每次自己干进去的时候穴肉就热情地包裹上来吸吮,龟头戳弄到骚点时美人还会发出一声娇呼,穴肉更加绞紧缠绕着自己的阳物,拔出孽根时那淫浪软肉又依依不舍地追上来缠绵挽留。

    做着做着,男人坏心眼地把阳物整根拔出,圆润龟头离开时穴口发出“啵儿”一声令人脸红心跳的响声,那美人就皱着眉头扭腰摆臀,竟是想把自己身子往下沉,主动用穴口去够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孽根。男人故意不动,让美人主动扭着臀部往下沉,此时美人早被干得浑身无力,淫荡穴口抵在那热烫的龟头上,就想靠重力落下去吃进穴里,谁知那坏心男人用力掐住两片雪臀禁锢了他,男人大力揉捏着臀肉,那细腻软肉从男人指缝漏出来,一手都难以掌握,男人却故意不碰那穴口,只揉着翘臀,此时美人小巧玉茎也可怜兮兮地挺立着,干净的顶端湿湿的,在浴室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上去好不淫靡。

    男人阳物堪堪就在嫩穴下方却保持着一段距离,苏懿都可以通过敏感穴口感受到那龟头的热气,这男人却迟迟不干穴只揉搓自己的臀,苏懿不上不下,觉得眼前这男人实在是坏到极点,竟如此戏弄自己,竟急得流下两行清泪来。

    男人见美人哭了,知道自己逗弄过头,存着几分怜香惜玉的心思凑上去舔干净美人粉泪,也不再挑逗,就着这个身体下沉的姿势狠狠插进了那浪穴,那孽根竟是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深处,两人俱是爽得头皮发麻,男人顺从着身体的欲望,抽出一些又用更大的力气肏了进去,恨不得把两颗弹丸都塞进那销魂处,美人爽得张开小嘴,嘴里流下亮晶晶的涎液,眼泪又流了出来,只是这回是被男人肏哭的,男人便像犬一样在美人俏脸上乱舔。

    两人此时如痴如醉,全身的感觉像是都集中到了那交合之处,沉醉在这极致的性爱中,哪里还注意得到此时家中大门被打开了,出差的郑阳竟是提早回来了,幸得浴室莲蓬头冲力十足水声很大,郑阳并没听到男人干自己爱人的水声和肉体拍打声。

    郑阳回来却没见到自己爱人只听到浴室传来哗哗水声,便大声问到:“苏懿,你在洗澡吗?我回来了!”两人被吓得浑身一颤,苏懿更是惊得射了在了男人腹肌上,那玉茎也吓得软软趴下,男人孽根不再动作,插在嫩穴里浑然不动,心里想着,这骚货的男人回来了,自己这便是隔着一道门狠肏别人家老婆,那阳物竟更加兴奋了,苏懿感到自己穴里的硬烫又大了一圈,心里连连叫苦。

    苏懿赶紧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穴里含着肉棒假装泰然自若地回答道:“对啊!你回来了就好!”郑阳听着苏懿的声音有些暗哑,以为他洗澡洗太久身体受不了,便一边问着“你是不是不舒服?”一边想打开浴室门进去查看情况,苏懿见郑阳的声音不断靠近吓得要命,幸好那男人进来时反锁了门,郑阳没有打开门,就继续在门外担心地问道:“你真的没事吧?”

    苏懿此时穴里含着男人阳物,那男人见他想要说话,抽出了一截,苏懿以为男人是要拔出去,松了口气,可那坏心男人竟又肏了进来,还将热硬龟头抵在苏懿敏感点用力研磨,苏懿又羞又气,腰又软了下来,他抬起自己手臂在手上狠狠咬了一口,疼痛让他神智清明了一些,他尽量用着正常的声音说道:“我真的没事!不要担心!”

    郑阳听到后就离开了浴室门口,苏懿松了口气,却又不禁愁道,等会儿怎样让这男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去呢?那男人却是毫不担心,见郑阳走开了竟又色胆包天地开始干穴,而且速度比之前还要快,像是要把刚才那一点点时间补回来似的,苏懿虽然气恼,但那不争气的嫩穴却比他诚实多了,欢天喜地地吸吮着给自己带来极乐的肉棒,苏懿嘴里的那一点抱怨也化作了嗯嗯啊啊的呻吟。

    男人伏在苏懿身上抽插耸动了好一会儿,终于将孽根抵在那柔软的销魂窟最深处,交代出了一泡浓精,男人发泄完性欲,终于抽出了作恶多时的阳物,而此时门外郑阳似是刚接完电话,走过来带着歉意说道:“刚刚公司给我打开电话,说项目出了一点问题要我马上过去处理,对不起宝贝,我刚回来就又要走了。”苏懿心里暗道天助我也,嘴上却装作遗憾地说:“没关系,工作重要,你去吧!”

    浴室里二人屏息听着郑阳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房门又是“砰”地一声关上。苏懿心里竟忽地有些惆怅起来,郑阳辛苦工作养活着自己,自己却在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