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今天也没跟我分手(穿越) - 男朋友今天也没跟我分手(穿越)——烏夜啼(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叶方淮看着他坐上车,然后倍感头疼地搜索祝岁给他念过的小说名字。

    可能是倒霉到了极点,他居然不受控制地感到了一点庆幸,幸好林枳记得的不是其他的玩意,他变不出孩子、也不可能去找其他人陪他演乱七八糟的渣攻戏码。

    让他先看看,他现在在林枳眼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然后再来陪这位大少爷演戏。

    *

    作者有话要说: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本章出现的所有小说名纯属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5章 你想要我怎么喂?

    林枳没有在车里补眠,而是在思考一个相当严峻的问题。

    男主在和反派老婆结婚之后才展开反杀计划,但他前期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一定会循序渐进铺垫,混进公司管理层,不然他没股权没管理权,他拿什么去架空反派老婆家。

    就是不知道他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林枳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妈妈,家里的公司现在是谁在管啊?

    因为这一声许久没有听过的妈妈,林漪的忧愁都被驱散许多,眼角忍不住弯了起来:小叶啊。

    不然嘞,她和老祝一把年纪有福不享,跑去上班?

    上班,那是年轻人的专属锻炼。

    猝不及防的回答,林枳瞳孔骤缩,心跳骤停,几乎难以置信。

    谁能想到,男主这么快就登堂入室了!他这个反派老婆马上就要被欺负了!

    林枳缓了一会,恹恹地问:那以前是谁在管啊?

    你啊,林漪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可是你不是做手术了吗,就先交给小叶了。

    林枳:

    好家伙,原来他已经被篡位了。

    林枳闷闷不乐地倒进宽大的后座。林漪的车更注重稳定和安全,内部空间也很宽敞,车后座还摆着几只软软的毛绒抱枕,林枳埋进抱枕里,还用手拎起一只趴趴小狗盖住了后颈,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

    这些玩偶抱枕一直都是给他准备的,林漪笑了笑,柔声问:怎么了?

    她知道林枳的情况,只是她不熟悉网络小说的常用剧情,不是很能跟得上林枳现在过分跳跃的思维。

    不过这也没关系,就算是在他误以为的小说里,林漪觉得自己也领不到坏人的角色。

    我不高兴了。林枳有气无力地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工作?

    大少爷不想代反派受过,也不想图谋反派的家产,只是这位妈妈对他挺温柔的,一想到她被男主夺去家产后的悲惨人生,林枳就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理。

    他怎么也得把公司管理权抢回来,不能任由男主宰割!

    起码得等你调养好了,不然我不放心。

    呜呜,这怎么能行。

    等他身体调养好要到什么时候,那时候估计他和反派家都已经被男主吃干抹净了。

    我想现在就回去工作。

    林漪很坚定:不可以。

    可是我想回去,为了拯救这位温柔的母亲,林枳不惜违心地说,上班很好玩的,我最喜欢上班了,一天不上班就难受。

    林漪不知道他脑袋里在想什么,但在他的健康问题上,她是半步不会退让的。

    求求您啦。林枳不甘心地试图撒娇,林漪对他的撒娇很受用,但还是没有改口,林枳转头闷闷地抵着车窗,想了好一会之后又转过来,认真地说,好吧,我不回去了。

    林漪笑着答应:好。

    唉。

    妈咪,你根本不知道你做了一个怎样错误的选择。

    林枳在心里叹气,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会保护你的。

    特殊情况,大少爷也不是不能舍身饲虎。

    林枳之前还想和男主分开住,眼不见心不烦,现在决定还是在一起,这样才好监督男主的一举一动。

    一想到自己要和男主天天同住一个屋檐下,林枳浑身上下就充满了怨气。

    他得好好想个办法,和男主分手,然后把男主赶出去。

    林枳回到婚房时,男主还没有回来。

    在路上,他特意问了林漪,这套婚房房产证上写的是谁的名字,得知是他之后,林枳心里有了些许安定感。

    房子还得是自己的才好,多少渣男结婚就是为了骗老婆帮还房贷,老婆又要出一半首付又要辛苦赚钱养家生孩子到头来还是外人,怎是一个惨字得了。

    既然房子是他的,那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和男主分开睡了。

    他们的婚房是一栋独栋别墅,别墅不是那种分个房睡都像异地恋的面积,但也不小,林枳上午累得要死也就探索了一个主卧。

    别墅前有一片花园,花园没有刻意修剪得很整齐,凌乱得很富有生命力,角落立着一棵枝叶丰沛的银杏树,还没到秋天,银杏满树的碧绿,但可以想象得到秋天时满地金黄的景象。

    有地下车库,不过林枳还没有去看,他走不动了。

    林漪扶着他回到客厅,仔细地把他们家的人员构成说了一遍:你家里有一个做饭的阿姨,阿姨不在这里住,饭点前会过来,她有权限,不需要你开门,也不会吵醒你。要干洗的衣服都放着,小叶会让人来收的。每周会有人过来打扫卫生,不需要你动手,你只要养好身体,想吃什么就告诉小叶。

    也就是说,这栋别墅里不会有其他人居住,只有他和男主过二人世界。

    林枳感觉有点危险,要是他和男主起冲突了怎么办。

    林枳无辜地问:没有保安吗?碰到坏人了怎么办?

    坏人没那么容易闯进来的。林漪笑了笑,没有多解释,放心,不要怕。

    好吧。

    林枳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男主难防。

    还是得尽快和男主分手!

    林漪怕他忘掉许多家具的使用方法,把他可能需要用到的东西都教了一遍,然后又带他回到卧室,让他休息,摸摸他的脑袋,回去了。

    林枳也确实很累了,他挣扎着走进衣帽间,想换一件睡衣,把衣橱从头翻到了尾也没找到,大少爷险些在寻找过程里被气到清醒,这狗男主虐待他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可是不换衣服他又不习惯,在医院待了那么久,大少爷总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消毒水味。

    林枳非常不满意地挑了件宽大的衬衫换上,男主不给他买睡衣,他就穿男主衣服,公平。

    穿上之后,林枳发现,这件衬衫简直可以当裙子穿,倒是省去了穿裤子的麻烦。

    不过他还是穿上了裤子,万一和男主吵起来,不穿裤子气势都要降低很多。

    他回到床上,一个白天过去,被窝早已失去了温度,林枳躺下去的时候还被冻得颤抖了一下。

    好冷哦,我这个冰冷的被窝难道以后真的只能靠自己来焐热了吗?

    大少爷想着想着又睡了过去,叶方淮回家时,他已经睡熟了,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只有后脑的头发露在外面,一看就知道是被冷的。

    之前因为林枳自己没有意识,叶方淮也没有给他铺电热毯,全靠自己给他当做取暖器,林枳感到冷的时候,就会本能往他怀里钻。

    但他现在可不能再陪大少爷睡觉了,叶方淮怀着给大少爷治病的心态才看完了祝岁给他念的那本小说,也隐约摸清了自己现在在林枳眼里的人设。

    一个靠死老婆升官发财的不择手段凤凰男,凤凰男暂时不确定,但从林枳排斥他又有所顾虑的状态来看,不择手段是肯定的了。

    毕竟祝岁说,她还没有念到主角重生的时候,还在前一世被凤凰男逐步迫害的阶段。

    但这也意味着,林枳思维的不可预料性更强了,因为他还停留在自己是个被害者的认知上,鬼知道他会为了不当这个被害者做出什么事来。

    叶方淮刚想把他的被子盖好,下一秒,林枳似乎是闷在被窝里有些喘不过气了,钻了出来,又把被子往下蹬了蹬。

    叶方淮看到了他穿的衣服:

    衬衫当成睡衣穿,大少爷自然也不会把纽扣扣得整整齐齐,上面几颗纽扣根本没系,露出深刻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肌肤。

    林枳病了这么久,但还是美,肌理薄了许多,更有种触之即碎的脆弱感,仿佛用力一握就会碎掉。

    而且他穿的还是叶方淮的衣服。

    叶方淮怀疑他是故意的。

    你到底是想报复我,还是想叶方淮喉结微滚,声音极低地问,还是想气我?

    熟睡的大少爷自然不会给他回答。

    叶方淮无奈地笑了一下,也不能对他做什么,只好独自离开。

    只是在出去前,他拿走了林枳脱下来的衣服。

    叶方淮洗过澡了,林枳也没醒,他不知道他还要睡多久,也没有让阿姨过来做饭,直接从餐厅订了餐。

    适合林枳吃的晚餐,少油少盐不加辣,样样都清淡,其中一道鱼片还不能提前煮好,要到吃的时候才能从米粥里滚一遍,不然就失了嫩度。

    粥嘛,大少爷是不吃的,谁负责扫尾,显而易见。

    叶方淮把餐盒提进了卧室,推醒了大少爷:哥哥,起来吃饭。

    唔不要。

    林枳被吵醒了,不高兴地翻了个身,叶方淮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把他抱了起来,大少爷气得要死,坐在床上怒视他:你干嘛?

    不吃会饿。叶方淮简短地说。把林枳接回家后,他就一点点给他喂食了,现在吃柔软的食物也不会有事。

    林枳是有点饿,但他还在生男主气呢,男主怎么可以不经允许就进他的房间?

    太过分了,林枳忍不了。

    他必须得想个同样过分的办法折磨他!

    吃就吃。林枳怒气冲冲地说,喂我,不然你也别吃了。

    叶方淮看了眼他的神色,拖过椅子,坐到他面前,语气十分柔和地说:行,你想要我怎么喂?

    你想要勺子,还是用筷子?

    *

    作者有话要说:

    用嘴(疯狂示意)

    林小猫猫:我在生气,我在折磨他

    叶方淮:懂了,他在跟我撒娇

    第6章 是你不专心

    叶方淮把摆着餐盒的茶几也拖到床边,一手端起碗,一只手悬空在筷子和汤匙这两种餐具上,专注地等待他的回答。

    从他的态度来看,这显然不是装模作样的玩笑。

    ?

    林枳眨了下眼,有些意外,他居然答应了?

    但仔细想想,答应也很正常,他们还没有正式结婚,男主还没有完全控制反派家,就算再怎么恨他讨厌他,也得在彻底掌权之后才表现出来。

    也就是说,在他和男主分手之前,男主还不是随他蹂.躏。

    想到这一层,大少爷精神瞬间振奋了。

    叶方淮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微不可察地弯了下眼睛,集中全部注意力,等待这位大少爷的刁难和命令。

    林枳倨傲又矜持地坐直身体,蓬松柔软的被子滑落到他的腰际,他没管,随手整理了一下睡乱的衬衫,看向男主:我都坐起来了,你怎么还不给我披一件衣服?冻感冒了怎么办?

    他可是病人,身体很娇气的。

    林枳刚被推醒,眼神斗志勃勃,像是知道自己在危险边缘横跳的肆无忌惮的猫,还有点故意为之的恶劣和得意,眼睛却还是雾蒙蒙的,星点水色将他的眼瞳浸润得格外温柔。

    叶方淮状似不经意地转过眼,把视线从他的纤细手腕和脖颈处移开:我的疏忽,我去给你拿。

    因为一些原因,叶方淮很喜欢在亲昵的时候扣住林枳的手腕,让他没办法逃跑,也很喜欢亲吻林枳的咽喉。

    颈项这种地方漂亮又脆弱,有着掌控全身血液的动脉,每次亲吻林枳这里,叶方淮都会有种完全占有他的美妙错觉。

    林枳现在的手腕更细了,叶方淮既想攥紧他的手,抚慰焦渴的灵魂,又想快点把他养到原来健康的模样,让他永远健康平安。

    叶方淮抬手点了点额角,警告自己,就此打住,你哥哥刚醒,你不要妄想其他的。

    林枳的衣服都被送去干洗了,他之前一直躺在床上,正装和常服都用不上,每隔几天叶方淮就会把它们送去干洗,好让大少爷不管什么时候醒过来,都能穿上干净好闻的衣服。

    不过叶方淮也没想到,大少爷苏醒的时间比较特立独行,刚好在他把衣服送去干洗的时间段。

    叶方淮拿了件自己的西装外套回去,披在林枳身上:现在可以吃饭了吗,大少爷?

    林枳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叶方淮点的都是非常好消化的食物,就算有难以咀嚼的食材,也被变着花样做成了松软的口感,充分照料到了林枳刚恢复作用的咬肌和胃。

    简单来说,这是一顿精心特制的宝宝辅食,放眼望去差不多都是色泽鲜艳可爱的小团子。

    林枳瞥了男主一眼。又瞥了男主一眼。

    真是意想不到,男主看起来凶神恶煞,吃饭居然这么富有童心。

    好幼稚哦,还是说,这是男主想要降低他戒心的诡计。

    林枳啊林枳,你可不能被表象所迷惑。

    见他目光落在一盒蒸制的虾球上,叶方淮体贴地端起那盒虾球,盒子里有自带的小叉子,但大少爷丝毫没有拿起它自己动手的意味,只是垂下密密的眼睫毛,镇定自若地张开了嘴,等着某人投喂。

    叶方淮:。

    我要那颗最漂亮的。林大少爷还会挑颜值,男主没有立刻喂他,他还催促起来,快点,张嘴很累的。

    好。叶方淮声音有点哑,即使在一盒看起来都差不多的虾球里,他也精准戳中了林枳认为最漂亮的那一颗,抬手递到他唇边。

    不知道是第一次喂别人吃饭不熟练,还是男主忍着怨气以至于道心不稳,林枳感觉男主的手指和他的嘴唇短暂触碰了一下,微烫的指尖擦过他的唇角,快得像个错觉。

    笨手笨脚的,林枳吃着虾球,决定暂时先不和他计较。

    叶方淮收回手,漫不经心地换了只手给大少爷喂饭,触碰过林枳的右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仿佛在神不知鬼不觉间交换了一个隐秘的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