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今天也没跟我分手(穿越) - 男朋友今天也没跟我分手(穿越)——烏夜啼(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不好吃?叶方淮问。

    林枳很久没有自己吃过东西了,这份虾球看起来幼稚,味道却是真的好,柔软又不失弹性,少少的调味料也没有破坏虾肉本身的鲜甜,而是起到了相辅相成的作用。可既然是男主这么问,他肯定不会如实回答: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是想和大厨学艺,然后做给我吃吗?林枳眨眨眼,眼里溢出一层轻薄的眼泪,他用这双泪盈盈楚楚可怜的眼,备受感动地看着叶方淮,语气真挚又充满期待,你真是个好人。

    叶方淮:

    喜获好人卡X1。

    我不做给你吃,叶方淮笑了笑,故意说,做给你吃有什么好处?

    来了来了,男主终于忍不住了!

    林枳往床上一倒,倒下去前还慎重地避过了自己的脑袋,非常具有安全意识:你连个虾球都不愿意给我做,我和你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我们现在就分手,你给我出去。

    你先吃饭,叶方淮微顿,忍住了把他抱进怀里揉一揉的冲动,下次我再给你做。

    林枳不放心,万一男主拿别人的成果哄骗他怎么办:那你要告诉我,我要看着你做。

    嗯,你看着我做。

    大少爷这才起来,目的达成了,但也没有很高兴,他真正想要的不是监督男主做饭,而是让男主知道他现在的作精程度,好让男主知难而退主动分手。

    不过也没关系,这才刚刚开始,他不信男主能一直忍着。

    林枳将每个餐盒里的食物都吃了一点,期间,叶方淮下了趟楼,给他烫了一份鱼片粥,鱼片极嫩,轻轻一抿似乎就能化开,叶方淮用汤匙舀起一勺,林枳蹙着眉,没有立刻吃:我不吃粥。

    叶方淮:只有一点。

    林枳是少见的不吃粥星人,他不喜欢粥黏黏糊糊的口感:一点也不要。

    叶方淮将汤匙里舀带起来的米粥控干净,重新递过去,大少爷这才勉为其难张嘴。他不吃粥,但是很喜欢这种要在粥里滚过的鱼片,满足地弯起眼睛,眼尾弯出一点勾人的弧度。

    喂他吃完饭,叶方淮顺手把剩下的菜吃掉,他吃饭的姿势算得上优雅,安安静静,不急不躁大少爷并不知道从前的叶方淮吃饭速度很快,只是为了多和他待一会,这才养成了现在的习惯。

    林枳看着他手里的筷子,又看看桌上摆着的那一副,分不清两双到底谁是谁的。

    或许是他的错觉,他觉得桌子上的那副好像没有被用过的样子。

    叶方淮吃完就被赶了出去,他也没有再回去打扰林枳的打算,无奈地叹了声气,将餐盒扔进垃圾桶,回到书房。

    书桌上有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用了大半,能够看出很明显的使用痕迹,里面记录着林枳从车祸到现在每一天的情况,他翻到最新的一页,拿起笔想了半天,在纸上写下第一行字:

    哥哥醒了,但他不记得我了。

    停顿片刻后,又非常不情愿地补上下一句:他还以为我是坏人。

    叶方淮对其他人来说可能的确算不上好人,但在林枳面前,他从来舍不得伤害他一分一毫。

    他写这句话的速度很慢,写完,又将林枳具体情况写了下来,最后总结出他这一天的观察结果:他没有记忆,但会对自己的大少爷称呼本能应同,并没有好奇和疑问,也没有表现出要寻找亲人和记忆的迹象。

    因为林枳的情况独一无二,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叶方淮只能靠自己一点点从生活细节里琢磨,记录下这句话时,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强烈到不容质疑的预感。

    林枳一定会恢复过来。

    他看起来失去记忆,却不害怕、也不茫然和惶恐,也没有像其他失忆的人一样询问寻找自己的亲人在哪,或许是因为被他压着的潜意识知道,他就在所爱的人身边。

    只是他现在很生气,要哄好他才能让他高兴。

    叶方淮非常愿意哄他开心。

    林枳从小都很娇气,但也没有到要人喂才肯吃饭的地步,大少爷具有正常独立的自理能力,如果在他健康时喂他吃饭,他开心了会笑眯眯吃一口,不开心理都不理。

    偏偏叶方淮又对他有着异常过激的独占欲,他恨不得林枳的衣食住行都由他来负责,他想从里到外独占林枳的一切,大少爷这种作的方式,反而是在安抚野兽焦渴的灵魂。

    哥哥真是疼爱他,叶方淮漫无边际地想,最好恢复之后也能这样。

    林枳吃饱了,认真思考起下一个战略。

    区区一次失败算什么,大少爷不怕失败。

    他和男主现在看起来相安无事,可他并不能确定男主背后在做什么,安全起见,还是要尽快和男主分手。

    虽然蹂.躏男主也是有点开心啦,可是如果不尽快逃掉,谁知道以后会被男主怎么加倍奉还。

    那么问题来了,要怎样才能最快同一个男人分手?

    大少爷沉思许久,想出了一个再绝妙不过的办法。

    就算再怎么隐忍,林枳不相信他堂堂一个男人,还能忍得住老婆找外遇。

    哪怕能忍得住第一次,多来几次也肯定受不了,他必然要同自己分手。

    说找就找。

    大少爷兴致勃勃,刚想搜索本地比较有名的酒吧位置,又想起来他现在根本没有手机,房间里也没有电脑。

    可恶。

    林枳爬起来,去找叶方淮要手机,他没想到叶方淮就在他门外,一拉开门就撞了上去。

    唔。林枳往后倒了一下,随后又被叶方淮揽住了腰,这才避免了一撞就倒的下场。

    大少爷揉了揉撞疼的额头,极其不满:你站在这里当门神吗?

    我很容易被发现吧,是你不专心。叶方淮微微俯身,在他耳边低声问,哥哥,你在想什么,这么开心?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你猜猜

    第7章 不要趁机占我便宜

    叶方淮比林枳高大半个头,当他这么近距离站在自己面前,林枳终于感觉到了来自男主的压迫感。

    他是要生气了吗?

    林枳有些期待,又无辜地回:没想什么呀,你想知道吗?

    或许是因为正在思考怎么使坏,这少爷一时忘了让他松开手,叶方淮也顺理成章地继续揽着他的腰,顺势关上了房门。

    灯光被阻拦,走廊里顿时陷入昏暗,一切都不再清晰,唯独叶方淮的身影变成了画纸上里力道最重的那一笔。他身体微微前倾,平整宽阔的肩膀几乎要撞到娇贵的大少爷。

    林枳没有躲避也没有退后,眼神依旧很无辜。

    叶方淮看着他的眼睛,配合地说:想。

    想也不告诉你,林枳愉快地拍开他的手,不要趁机占我便宜,流氓。

    大少爷不管失没失忆,都不耽误他捉弄别人的爱好。叶方淮笑了起来:可我和你是恋人关系,恋人之间拥抱也算是流氓吗?

    谁和你是恋人,你不要胡说啊。

    大少爷微妙地扫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回道:当然,我不同意就算。

    受教了。

    叶方淮认真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一点,林枳还以为他是真的领悟了,没想到下一秒就被他抱住了。

    叶方淮的手臂从他腰侧穿过,把他牢牢抱进怀里,几乎密不可分,下巴也搭在了他的肩上,吐息滚烫。

    上当了,男主居然虚晃一枪骗他。

    林枳本来就没力气,这种紧密的拥抱更加挣扎不开,索性也没有挣扎,只是把这一笔记在了小本本上。

    下次再和男主算账。

    申请当一分钟的流氓。叶方淮在他颈侧深深呼吸,轻声说,下次你再找我算账。

    林枳:

    咦?

    林枳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男主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莫非这是男主的新花招?他是想以此来警告他,他的想法都被洞察了?

    心机好深啊,男主。

    你说下次就下次吗。大少爷充分具有反抗小说命运之子的精神,被男主这么一说,他顿时不想下次了,只想现在就算。他攥住叶方淮的衣服,在他怀里艰难转过头,抽出一只手,撑开他的衣领,然后一口咬了上去,我就要现在算。

    林枳温软的唇覆上去,叶方淮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咬合力。

    叶方淮等了等,很是关心地问:你咬得动吗?

    林枳健康时就抱怨过很多次他肌肉太硬了,浑身都硬,挠都不好挠,他不认为现在的大少爷就能咬得动他。

    大少爷:

    多嘴。

    林少爷不服输,攥紧他的衣服,更用力地咬了下去,然而叶方淮纹丝不动,连眉都没皱一下,甚至还笑了一声。

    林枳挫败地松开嘴。

    他现在这个战斗力,可能还打不过农村里刚满三个月的小公鸡。

    算了,我宽宏大量,原谅你一回。大少爷敷衍地理了理他的衣领,若无其事地说,你要记得我对你的好,下次报答我。

    看来失忆同样也没影响这位大少爷颠倒黑白的功力,叶方淮一本正经地说:哥哥对我的好,我一直都记得。

    经过这么一起意外事故,林枳连手机都不想要了。

    他还要什么手机,就他这副弱不禁风的身体,没进酒吧门就得被人撞飞出去。

    我回去睡觉了,你不准进来。林枳恹恹地说,我要和你分房睡。

    叶方淮没有什么意见,主要是有意见也没用:哦。

    晚安,哥哥。

    叶方淮没有隐瞒林枳醒来的消息,只是把他失忆的问题瞒了下来,拒绝别人来看他,一来是防止太多人过来打扰到他,二来也是因为他现在的情况不便被外人知晓。

    祝家和叶家都是家大业大,叶方淮将叶氏公司和林枳名下的公司合并,组成了一座崭新庞大的商业集团,由林枳绝对控股。员工要是也知道他失忆且记忆出现偏差,保准会以为集团要完蛋。

    但其他人能禁,林枳亲爸却是禁不了的。

    第二天一早,叶方淮被手机提示给震醒了,他不悦地睁开眼睛,看到屏幕上亮着的备注,这才接起电话:爸爸。

    祝洺之前在出差,听林漪说儿子醒了,乐得连项目签约都顾不上了,连夜坐飞机赶回来:小叶啊,快下来开门,爸爸都在你们家门口等好久了!

    叶方淮起身下楼:来了。

    凌晨五点多,太阳初露头角,空气里还飘着若隐若现的薄雾,祝洺一只手提着出差当地的特产食品手提袋,一只手抬起来大幅度挥了好几下:快过来,爸爸给你们带了点土特产!

    叶方淮打开门,祝洺迫不及待地把提绳塞进他手里,三两步冲进了别墅。

    看到他这个跑步速度,叶方淮终于相信了他说的话,他年轻时全靠跑得快才追到了林漪女士。

    叶方淮跟了上去:爸爸,你别太激动,哥哥现在不认识你。

    唉,怎么会这样呢?我是他爹,他怎么不认识爹地了呢?祝洺摇头叹气,这实在太不像话了,我要去好好和他讲讲道理!

    叶方淮目送他激动到没敲门就闯进大少爷房间,理智地停住脚步,没有再跟上去。

    不一会儿,祝洺就被灰头土脸地赶了出来。

    林大少爷有起床气,昨天叶方淮叫他起来吃饭都被凶了一顿,现在这个陌生人一大早扰人清梦,可想而知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房间里还传来林枳困倦又中气十足的声音:叶方淮,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这个混蛋。

    叶方淮:。

    嗯,就算和他没关系,但大少爷迁怒于他也是不需要理由的。

    叶方淮倒了杯水,看向一步三回头挪下楼梯的老丈人:您喝水吗?

    祝洺抹了把脸,摇摇头,仿佛丝毫没有被赶出来的尴尬和心碎,和蔼慈祥地说:枳枳现在都能起来骂人了,不错不错,挺有精神的,多亏了你照顾他,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我应该做的,叶方淮把水杯塞进他手里,诚挚地说,对了,爸爸,您也看到了哥哥现在的情况,我要照顾他,公司那边抽不开身,这段时间还是得继续麻烦您了。

    祝洺还沉浸在被赶出来的伤心里,精神不是很集中:嗯?嗯?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都解甲归田了,还是得上班?

    直到九点,叶方淮才上去叫林枳起床。

    身为虚弱的病人,却连想睡到几点就几点醒的自由都没有,林枳不高兴极了,揉了揉眼睛,命令说:你,转过去。

    叶方淮听话地转过身。

    蹲下。

    叶方淮曲起长腿,再听话地蹲下。

    大少爷往他背上一趴,手臂抱住他的脖颈,含含糊糊地说:不想走路,你背我。

    他昨天走了那么多步,今天身体就造反了,浑身都泛着酸疼。

    说来说去,这都怪叶方淮。

    叶方淮托住他的膝弯,背着他稳稳站了起来:去洗脸?

    嗯。

    到了浴室,大少爷还是不想下来,认真地问叶方淮:你有没有一种办法,能让我不用自己站着又能洗脸?

    有,叶方淮说,我给你洗。

    那还是算了。

    大少爷刚打算从他身上下来,叶方淮有所预料似的,一只手握住他的腰,手臂一用力,就把两个人的姿势从背着改成了抱着。

    也不是寻常的抱姿,他坐在叶方淮的手臂上,像是坐在了一座坚固不移的桥上。

    林枳还没有反应过来:?

    叶方淮不以为意地说:现在可以洗脸了。

    大少爷:喵喵?

    他是怎么做到的?可恶,男主是在和他炫耀战斗力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