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今天也没跟我分手(穿越) - 男朋友今天也没跟我分手(穿越)——烏夜啼(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人多力量大?林枳眨了下眼睛,我坐在这里,你就不是一个人了,这还不能给你力量吗?

    原来这句话还有这种解读方式,叶方淮再次受教。

    林枳谆谆教导:你不能看一个人什么也没做,就觉得他什么都没做,精神上的行动也是行动,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这少爷的一席话,估计全世界在上课上班时摸鱼的摸鱼党都能和他精神共鸣。

    叶方淮没忍住,低头笑了几声:嗯还有呢?

    还有什么?林枳想不到男主还有这种听人胡说八道的爱好,不急不慢地说,有时候,精神上的支持比身体行动更可贵,所以

    叶方淮听到可贵两个字,瞬间警惕:所以什么?

    所以你不仅得剔掉草莓籽,还得把草莓切成一瓣一瓣,才能对得起我对你的付出。

    这一顿颠倒黑白实在是颠得太顺理成章了,稍微不自信的都要反思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错,叶方淮无声笑了半天,温声问:那要不要我再喂你?

    林枳思考片刻,矜持地说:你要是想的话,我也不介意。

    潜台词明显,这都是叶某人自愿,和大少爷毫无关系。

    叶方淮委婉表示:我没有问题。

    他很愿意。

    剔草莓籽实在很枯燥,林枳看了一会,百无聊赖地移开视线。

    或许是为了博取他的好感,叶方淮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耐烦,一件琐碎的麻烦事也做得很认真,茶几比较矮,他只能弯着腰,手肘支着膝盖,肩膀却还是不塌不垮,从容有度。

    这就是男主的优势吧。

    如果想用出轨的方式和男主分手,还得找一个比他更帅的,不然大少爷很容易被其他人质疑眼光有问题。

    大少爷虎视眈眈盯着男主,发现了一点问题。

    他的目光从男主的头顶扫到尾,再从尾扫到头,怎么看怎么觉得男主看起来有点紧绷。

    叶方淮是有点紧张,被他注视这件事本身就能让他紧张,更不要提这少爷是在用堪比X光的视线扫描他,像是想看清他浑身上下的骨头和弱点。

    他又在想什么?

    失忆的大少爷实在不可预测。

    林枳扫了几圈,忽然问:叶方淮,这个世界里有比你帅的人吗?

    这还是他失忆以来,第一次主动询问叶方淮关于这个世界的问题,还是这么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叶方淮基本确定,大少爷并没有活在对他而言危机四伏的小说世界里的紧迫感,他的失忆可能全都是用来找他的麻烦了。

    林枳的认知有偏差,他认定了叶方淮是坏人,那就很难改变这个印象,无论叶方淮做什么,在他心里都是坏人的诡计。

    这种认知类似疑邻盗斧,叶方淮就是林枳心里那个做坏事的邻居,不管叶方淮怎么做,他都会以为是无事献殷勤,但他潜意识里又似乎知道叶方淮不会伤害他,所以他找麻烦的方式也像撒娇。

    而不是真刀实枪的想和会伤害他的男主鱼死网破。

    如果配合他、引导他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他的记忆或许也能恢复。

    叶方淮平静地说:应该有吧。

    不过就算有,我也不会让你看见的。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你看别人。

    他会吃醋。

    叶方淮根本不需要演,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在林枳面前收敛起来了而已,要是把他心里的独占欲和控制欲都放出来,大少爷估计会比误以为自己穿成悲惨被害者逃得还要快。

    林枳默默看了他一眼。

    这又是来自男主的提醒吗?可恶,他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漫长的剔籽工程结束,叶方淮再把每个草莓切成四瓣,一瓣瓣投喂给大少爷。

    这个季节的草莓都很漂亮,颜色红润,清甜多汁,林枳吃了几个,在叶方淮再将草莓递到他唇边时转过了头,含糊地说:好了,我不吃了。

    再吃的话,待会晚饭就吃不下了。

    叶方淮:只剩下两个了。

    大少爷说不吃就不吃:两个也不吃。

    那剩下来的怎么办?叶方淮不慌不忙问。

    你自己吃。大少爷也只有在这时候,才会象征性夸奖一下他,你劳苦功高,应该多吃一点。

    既然你这么说,叶方淮把戳草莓的小叉子放进他手里,像是等待奖赏的沉稳大德牧,严肃、专注,又期待,那你也可以喂我吗?

    林枳垂眼,看着自己手里多出来的小叉子。

    大意失荆州,他怎么就这么自然地夸了男主一句呢。

    叶方淮隐晦催促:哥哥?

    算了,不过是喂一次,没什么大不了。

    要是你想的话,林枳调整好心态,不怎么情愿地戳起一块草莓,我也不是不可以啦。

    *

    作者有话要说:

    你好疼他(不是)

    今天用线球绕狗勾把狗勾绕晕结果最后被自己玩的线球绊倒不得不和狗勾互相喂食的坏猫猫

    第13章 又娇气又小气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

    夏天的太阳出勤时间格外早,林枳前一晚睡觉忘了关窗帘,第二天被照进来的阳光刺醒了,他迷迷糊糊蹭了蹭枕头,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后,还是艰难地爬了起来,决定出门逛一圈。

    在病床上躺得太久了,就是再不热衷运动的人也会想出门走走,大少爷也是如此,偶尔也会想出门散个步。

    经过康复训练和适量的运动,以及科学合理的三餐搭配,他的身体调理得很好,现在走路行动不会再觉得生涩僵硬了,也不需要人时时看着。

    但洗漱完打开门,林枳还是看到了叶方淮就在他的门外。

    他怎么还不去上班,大少爷感到迷惑,从他醒来后,他好像每天早上出门都会见到他,一周七天风雨无阻,如果不是场景不对,林枳还以为自己重回到了校园时代,他是来等他一起上学的。

    叶方淮靠着栏杆,听到声音毫不犹豫转过头,朝他笑了一下:哥哥。

    他在家里,穿着都是简单舒适的风格,发型也简单,只是潦草抓了几下,但并不显得乱,而他笑起来的时候,五官的锋锐感就减少了许多,看起来甚至有点无害。

    还有点像眼巴巴望着主人的小狼崽。

    可恶的男主又在施展什么诡计。

    林枳转过眼,铁石心肠地问:你怎么还在家,你不用上班吗?

    不用啊。叶方淮如实回答,公司有爸爸负责,我只用在家里照顾你。

    叶方淮工作的主要意义就是给大少爷提供更好的生活,让他想要的能够用钱买到的东西都能拥有,除此之外,他对工作毫无兴趣。

    大少爷还没有恢复,他当然会扔下工作,专注照顾他。

    可这句话落进大少爷耳朵里就意义非凡了,他现在的思路与众不同,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也是祝洺好惨。

    一边被男主架空,一边被男主剥削,好惨一父亲。

    大少爷对祝洺的不满或多或少减了点,旋即又将这份不满统统移到了男主头上。

    叶方淮怎么这么过分,不仅要架空他们家,还要将他们家人敲骨吸髓给他打工。

    好狠毒的资本家,还是得尽快分手,然后和男主划清界限。

    林枳若有所思地走向楼梯,刚要下楼,他又及时止住脚步,看了一眼男主角:过来背我。

    不能让他的父亲白白被利用,他也要压迫男主角!

    来了。叶方淮应了一声,走到他面前,却没有像之前那样背起他,而是托住他的后背,把他横抱了起来。

    林枳:

    他瞳孔放大了一瞬,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很不高兴地说:让你背不是让你抱。

    男主怎么这么不听话,果然还是对他有异心。

    叶方淮镇定地说:你刚刚站在角落,不好背。

    狡辩。

    叶方淮也不反驳,他的确是私心作祟,就是想抱一抱大少爷。

    背着和抱着还是有些差距的,背着看不到林枳,但抱着可以,抱着还能让叶方淮生出一种把他的全部都握在怀里据为己有的错觉。

    更何况,他也很久没和大少爷拥抱了,上次还是在他刚醒来的时候,这段时间里,大少爷对他很警觉,除非主动叫他做什么,不然碰都不让他碰一下。

    又娇气又小气。

    小气的大少爷:松手,我不要你背了。

    叶方淮实话实说:本来就没背。

    也不要你抱。

    抱一下怎么了。叶方淮有理有据,我是你的未婚夫,我有合法抱你的权利,哥哥。

    我会难受,大少爷想了想,抬手攥紧他的衣服,借力往上抬起上身,然后靠在他耳边,笑眯眯慢条斯理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狗毛过敏。

    叶方淮:

    待会就咬你。

    他的吐息吹拂过耳边,叶方淮喉结不自觉滚了滚,发现和他靠得这么近也是煎熬。

    大少爷就在他怀里,他能清晰地闻见他身上的气息,像是沾满雨露的花瓣和浆果揉碎在一起的气味,因为淡,更显得勾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靠近、去探寻。

    隔着夏装布料的身体也是柔软的,用力捏一捏就能让他哭泣。

    好不容易走到楼下,叶方淮若无其事地把他放下来,声音有些难以察觉的紧绷:我去趟卫生间。

    早点出来。大少爷没看他,随意挥了挥手。

    叶方淮难得没应,还在卫生间里待了很长时间。

    没有人陪自己吃饭,林枳还有点不习惯,一个人慢吞吞吃完之后,男主还没有出来,他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就算是洗澡,也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一个年轻气盛的男人在卫生间里这么久,他能做什么,答案不言而喻。

    林枳心情微妙。

    叶方淮为什么今天突然这样了,因为抱了他?

    流氓。

    就算他很漂亮,男主也不可以把他当做幻想对象。

    大少爷漫不经心支着下巴,忽然觉得这种场景依稀有点似曾相识,再一想又想不起来,或许是他的错觉。

    叶方淮本来没打算做这种事的,太明显了,是个成年人都能猜出来他在做什么,但或许是怀里还有大少爷余温的原因,他发现自己压抑不住。

    这是他魂牵梦萦的温度,他无从抵抗。

    叶方淮控制不住地一边做,一边去想他。

    他五岁搬家,和林枳做了邻居,看到他对他那个笨猪一样的弟弟关心备至不离不弃,小叶方淮不可避免地感到了嫉妒。

    为什么他比祝嘉聪明那么多,却还是没有这样的哥哥疼他?

    他的弟弟分明应该让他来当。

    再大一点,叶方淮知道了亲兄弟是有血缘关系的,就算弟弟再脑残,哥哥也不能真的把他丢掉。林枳也不是每天都关心弟弟,他最经常干的还是捉弄弟弟,把本来就笨的祝嘉再骗得团团转。

    只不过他都在家里,别人看不到。

    叶方淮想,或许祝嘉也没有那么笨,如果他有这么漂亮的哥哥,他也很愿意被哥哥玩。

    再后来,叶方淮就不嫉妒祝嘉是他的亲弟弟了。

    因为他对林枳的感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了质,他发现,弟弟不是亲的才是最好的,这样的话,他对哥哥有什么感情都顺理成章,不会有任何阻碍。

    除去懵懂无知的年岁,叶方淮在十三岁的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他,十九岁才被他知道,还是他刻意设置的,要不然他也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那位迟钝的少爷才能发现他的心思。

    叶方淮记得那是一个夏末的晚上,祝嘉被他叫过去,却撞到了他对着林枳的照片抚慰自己,祝嘉气急败坏地和他吵了起来,因为吵不过,气冲冲回家了。

    他是故意的,他知道祝嘉瞒不住这个消息,等了一小时后,他过去找林枳,还能听到祝嘉在一旁强烈抗议不想让哥哥出门的声音。

    但林枳还是出来了。

    那晚的月光真好啊,以至于现在回忆起来,叶方淮都记得十九岁的叶方淮看到二十二岁的大少爷,脑海里一霎而过的空白。

    他问:你都知道了?

    林枳古怪地应了一声,叶方淮不想给他躲避的时间,又接着紧迫地追问:你会不会觉得恶心?你会躲着我吗?

    林枳垂下眼睫,这一瞬间,叶方淮还以为人间的所有月色都被他收拢进了眼里,所以才会变得如此黯淡。

    半晌,林枳复抬起眼,眼里没有嫌恶,只是很无奈地笑了起来:那你想要我怎么对待你呢?

    过了好久,林枳听到了卫生间里传出了花洒淅淅沥沥的水声。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时间,对男主的持久度感到了一定程度的敬意。

    幸好和他没有关系。

    但好像又有点关系。

    如果叶方淮真的会对他有生理反应,那就很糟糕了,因为他打不过他,如果男主受刺激了,他跑都跑不了。

    大少爷当即决定把分手这件事提上日程。

    他点开和祝嘉的聊天界面,简单直白地问:哪里的酒吧最适合外遇?

    苦兮兮上班的祝嘉看到这条消息,一口水顿时喷了出去:噗

    他哥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还是叶方淮的诡计?该死的叶方淮不会是来钓鱼执法的吧?

    祝嘉谨慎地环视四周一圈,做贼似的捂住手机,小心翼翼打了几个字:你是本人吗?

    林枳:?

    这种不耐烦的语气真熟悉啊,但叶方淮好像也这样,祝嘉还是不怎么相信,弹了个视频过去,才放下心里的重石。

    确认了,那么好看的只会是他哥哥。

    祝嘉又激动起来了。

    这可是他哥哥的问题,身为弟弟怎么可以拒绝回答,他手速飞快地敲击屏幕,给大少爷推荐了本地档次最高的酒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