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今天也没跟我分手(穿越) - 男朋友今天也没跟我分手(穿越)——烏夜啼(2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枳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他好像被看不见的手抽空了全身的力气,双腿脱力般跪倒下去:哥哥哥

    他的哥哥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叶方淮几乎不敢相信,躺在病床上的人会是他的哥哥。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健康鲜活的,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变得奄奄一息,浑身缠满了绷带,无数根软管扎进他的身体,氧气罩罩住了他的大半张脸,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看不到一丝生气。

    他似乎是被人扶了起来,又似乎是自己爬了起来,记忆再度变得杂乱无章,如同一台收不到信号的古旧电视机,满屏嘈杂的雪花纹,等到他能正常接收到外界的讯息,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ICU里安静得出奇,只有各种机器滴滴答答运行的声音,他机械地坐在病床边,握着林枳冰凉的手。

    他脑子依然混沌,只有仅存的一点意识在。

    他想,哥哥要是活着,那我就陪他活着,哥哥要是那我就陪哥哥一起。

    不管去哪里,他都要陪着哥哥。

    他不会再从他身边离开。

    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哥哥的手指动了一下,他惶然地抬起头,看到哥哥慢慢睁开了眼睛。

    可那双眼里看不到什么东西,空荡荡的。

    他肝胆俱裂,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里的回光返照,刚要呼叫医生,就听见哥哥气若游丝的声音:小叶

    这声音极轻微,仿佛一缕颤颤巍巍的细烟,不注意就能被微风吹散。

    他急忙靠过去:哥哥。

    他只能叫得出这两个字,再说别的就哑了声音,无法开口。

    好疼啊。林枳急促呼吸片刻,眼尾弧度很小地弯了一下,一句话说得无比漫长,小叶哥哥可能陪不了你啦

    叶方淮心如刀绞:哥哥要是也离开我那我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哥哥别走别不要我

    叶方淮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他紧紧攥着林枳的手指,好像这样,就能将自己的生命分给他一半,和他同生共死,同甘共苦。

    那怎么办呀林枳声音更轻微了,小叶,你你要

    他没说完这句话,就力竭似的,重新合上了眼睛。叶方淮愣愣地看着他被再度推进手术室,断裂的思绪终于再度合上,他要什么?哥哥要他做什么?

    是要他勇敢,还是要他坚强,要他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

    哥哥身上温暖的浆果气息被冷冰冰的药水味取代,叶方淮徒劳地伸出手,可他什么也没抓到。

    叶方淮叶方淮

    林枳睡得好好的,突然就被叶方淮从床上拽下来抱紧了,叶方淮抱着他缩在床和墙壁之间的角落,用力大到能勒死他,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林大少爷气急败坏,不知道他发什么疯,张嘴用力咬住了叶方淮的肩膀。

    你醒醒,你发什么神经

    接下来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里,因为林枳很清楚地感觉到,有非常烫的东西源源不断掉进了他的锁骨是叶方淮的眼泪。

    他哭什么。

    林枳搞不太懂他的心思,却鬼使神差的,在他哭泣之后安静了下来。

    他任由叶方淮抱着自己流泪,心里忽然有种诡异的直觉,他好像在拥抱一只穷途末路的孤兽。

    床和墙之间的缝隙很狭窄,不够两个成年人并排站着,但是够两个人面对面相拥,也因此给人一种相依为命的安定感,仿佛是步入绝境的野兽最后一片栖身之地。

    林枳一言不发,睡衣被叶方淮的眼泪浸湿了大半。

    他不知道叶方淮居然这么能哭。

    哭得又这么无声无息。

    林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睡了过去,一觉睡醒,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呆了几秒,起身下床。

    叶方淮在他怀里哭不是错觉,他连睡衣都被人换了。

    那他人呢?他跑哪去了?

    大少爷还想趁机狠狠嘲笑他呢。

    叶方林枳喊他的名字,拉开房门,和准备进房间的某人撞了个正着。

    醒了?叶方淮被撞了一下,端着餐盘的手还是稳稳当当,他反手关上门,若无其事地说,我给你带了点早餐,你想吃什么?

    林枳看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眼里找出点什么来,然而很可惜,大少爷什么也没找到。

    叶方淮镇定得就像半夜抱着大少爷哭的人不是他。

    叶方淮,林枳跟着他问,你昨天晚上哭什么?

    叶方淮把他按坐进沙发,伺候大少爷就餐:因为昨晚讲的故事太可怕了。

    说你怕鬼也就算了,大少爷好心收留你一下,可是说你怕故事,是不是太过分了。

    林枳怒了:叶方淮,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傻瓜?

    嗯?

    大少爷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叶方淮伺候他吃完早饭,战战兢兢陪着他复习学过的知识点,终于,行刑的铡刀在做午饭的时间点落了下来。

    家里做饭的阿姨买了一堆螃蟹回来,林枳扫了一眼,当即决定让叶方淮给他做蟹粉小笼包、蟹黄面、蟹肉丸子反正一定要用螃蟹做满六道菜,大少爷才可以勉为其难原谅一下他。

    林大少爷是当家做主的人,阿姨才不会反对他的话,二话不说交出了厨房重地,将舞台送给小叶董:小叶董辛苦,小叶董加油!

    叶方淮:

    叶方淮看了看水池里密密麻麻到处爬试图越狱的螃蟹,试探着商议:哥哥,用螃蟹做菜时间太久了,我怕你会饿着。

    他倒不是嫌麻烦,主要是觉得费时间,大少爷不一定能等那么久。

    不管,我就要吃,既然怕我饿着,那你就做快一点。林枳支起下巴,明眸灿烂,语气满是向往和期待,叶方淮,你可是我心里无所不能的超人,你一定能做到吧?

    叶方淮觉得自己无能,林大少爷却说他无所不能。

    那么为了林大少爷的期待,他无论如何也得去实现大少爷的愿望。

    更何况他的愿望这么简单。

    行,叶方淮心甘情愿戴上手套,我做。

    螃蟹拆肉是客观上的麻烦,担心林枳饿着,叶方淮还是先给他煮了份培根意面,让他垫垫肚子。

    螃蟹洗干净、上蒸笼,加了点茅台增香,蒸熟之后,叶方淮用专业的拆蟹工具,剥壳拆肉。

    一楼渐渐飘满了螃蟹的香气。

    蟹黄的香气是简简单单的意面无法取代的,林枳吃过意面,还是感觉饿了。

    叶方淮。林枳走进厨房,走到叶方淮身后,抬手戳了戳他的后背。

    叶方淮转过头:怎么了?

    我要吃蟹肉丸子,其他的可以暂时不用做了。

    就知道他等不了。

    叶方淮故意问:为什么不用做了?

    呵,你在得意什么。

    林枳仿佛没听出他声音里的笑意,真挚动人地回答:因为你帅。

    才怪。

    *

    作者有话要说:

    认真给哥哥做饭的狗勾就是很帅(。

    今天是被狗勾眼泪弄得毛毛湿哒哒但还是忍了结果又被狗勾惹生气拍着爪子要吃螃蟹的馋猫猫

    第28章 你最厉害啦

    为了给大少爷做一顿蟹宴, 叶方淮调动了许多人力物力,从黑珍珠餐厅里请来特级大厨现场教导,从各地空运来最新鲜的食材,前前后后耗时一星期, 搞得家里蟹黄的香气经久不散。

    这种为了给哥哥做一顿饭如此大费周章的精神, 连祝嘉都感到了一丝钦佩。

    怪不得叶方淮能抢走他哥, 还是有点本领在的。

    别的不说,他苦练几天做出来的菜是真的好吃, 厨艺高到让人叹服。

    爱情真可怕, 竟然能让一个人做到如此地步。

    毕竟一起长到大, 再怎么深仇大恨, 祝嘉也清楚, 叶方淮以前也是个不会做饭的少爷, 他很多东西都是在和哥哥谈恋爱之后才学会的。

    螃蟹性寒,就餐时搭配了黄酒, 祝嘉举起酒杯,敬了叶方淮一杯:叶哥真强。

    叶方淮:客气。

    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礼貌,林枳抬起头,眼睛弯了一下, 都叫叶方淮叶哥了?

    哥哥的眼神很耐人寻味,有几分明知故问,祝嘉莫名其妙就有点心虚:这不是叶哥厨艺太高了, 让人不得不佩服嘛。

    小叶厨艺是很好。祝洺和林漪也给予了充分肯定, 枳枳你不觉得吗?

    所有人不约而同看向林枳,等待他的评价。

    大家也很清楚, 叶方淮这顿饭是为谁做的, 谁的肯定对他来说最重要。

    林枳不用转过头, 都能感觉到叶方淮的视线。

    专注,又藏着期待,看起来不露声色,实际上很警觉。

    和听到的故事里的男主角不同。

    叶方淮有极大可能,真的是他未婚夫。

    是挺好的,林枳说话不疾不徐,说到某个词时,他声音含糊了一下,毕竟是我认定的对吧?

    家里其他人不知道被他含糊掉的词是什么,叶方淮怎么会不知道。

    叶方淮垂下眼,轻轻笑了一声:嗯,哥哥说得对。

    ???

    什么和什么啊?

    祝嘉满脑子问号,很想逼问他们俩在打什么哑谜,然而左看看右看看,这两个人他一个都得罪不起的样子。

    祝嘉只能忍了!

    可恶!讨厌的小情侣!

    今天晚上的夜色出奇的好,身处闹市也能看到清晰的星星,遥远悬挂在夜幕之上,和人间的灯火相辉映。

    祝洺走到顶楼阳台,毫不意外地看到叶方淮站在栏杆前,指间有燃烧的红点一闪一闪。

    祝洺长叹一声。

    家里人都是亲眼看着他在枳枳昏迷期间有多浑浑噩噩,担心他彻底自毁或者出去当危害社会的反社会分子,也是想了不少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然而他的状态还是很糟糕。

    不像现在,即使被枳枳想方设法折磨着,他的精神状态还是一天天好转起来。

    果然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祝洺摇头笑了笑,到底没有打扰他,安静离开了。

    林枳一觉睡醒,没有在沙发上看到最近比较熟悉的身影。

    大少爷思绪有点迟钝,叶方淮人呢?出去做鬼了?

    他不是说他怕鬼,要不要捞他一把,还是让他被鬼吃了算了

    林枳起身,走到房门前,手刚放到门把手上,把手从外旋转了一下,门被人推开了。

    大少爷先闻到了烟味。

    呵,原来是出去做烟鬼了。

    叶方淮,林枳往后撤了好几步,没洗澡之前不许靠近我。

    不要。叶方淮凭着直觉,径直走到了他面前,哥哥,你今天在饭桌上没说清楚的话,现在能再说一遍吗?

    林枳:为什么要再说一遍?

    叶方淮俯身,下巴搭在他的肩上,声音低低的:求你了,哥哥,想听你夸我。

    怎么有点像撒娇的大德牧。

    想到他可能是自己的未婚夫,大少爷思索片刻,还是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你是我认定的超人?

    尾音还有点笑意,听起来有点温柔。

    叶方淮摇起了无形的尾巴:能再说一遍吗?

    叶方淮,你不要得寸进尺。

    求你了,再说一遍。叶方淮拱了拱他。

    你是混蛋。大少爷试图把他揭开,你怎么这么黏人,我和你熟吗?

    叶方淮糖没吃到几块,又被大少爷冷酷地推开了,不过幸好,给他一块也足够了。

    叶方淮抱着他,把他压进床里:哥哥。

    林枳当做没听见,但某人也没有放弃,锲而不舍地叫他:哥哥。

    哥哥。哥哥。哥哥。

    你好烦哦。

    哥哥。叶方淮埋进他怀里,一字一句说,谢谢你。

    我不是超人,你才是我的超级英雄。

    到了现在,叶方淮就是再笨也能猜出来了,大少爷的失忆,其实是对他的纵容。

    大少爷的复习过程很顺利,很快就理清了自己从高中到硕士都学了些什么,还在不少课本上发现了除自己以外的笔迹。

    这是不是你写的?林枳点了点写在专业书书脊内侧的几个极为隐秘的小字,狐疑地看着某人,犯罪嫌疑人叶某看了一眼,平静转开视线:不知道呢。

    就是你写的吧,这个字只有你能写得出来。

    哥哥是在夸我字写得好吗?

    不是,林枳顿了顿,这种小狗圈地盘一样的字,除了你,我也想不出来有什么人能写得出来了。

    叶方淮:

    他只是写了几个大少爷的名字然后画圈圈起来了而已,哪里像小狗圈地盘了。

    林枳兴致勃勃地问:这是你什么时候写的?

    高三的时候。叶方淮说,我说要考你大学的专业,找你借书看,你就把书给我了。

    大少爷认定他是自己的弟弟,于是也心无旁骛,从来没发现这个弟弟对他到底是什么想法,听到他要借书,二话不说就把书给了他,担心他看起来会感到滞涩,还贴心地花了一下午给他讲解。

    彼时的大少爷大三,在大学里依然是风云人物,追他的男生女生可以排长队,即使在给他讲课的时候设置了静音,他的手机屏幕还是常常亮着,消息提示基本没有断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