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异能名为哒宰的我 - [综漫同人]异能名为哒宰的我——山海曲(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走进檀君,但是檀君趴在栏杆上,海风吹过他的发丝,显得这个人极为温柔。

    檀君望着他,像是一潭春水,温暖、清澈,一眼就可以望到底。

    武侦宰想到这个人对他的了解,却觉得他并不是表面上的样子。

    武侦宰摸上了檀君的脸颊,摘掉他的眼镜,檀君的表情很是茫然:太宰?

    没什么,忽然发现你带着眼镜不大适合接吻。武侦宰笑着说。

    檀君嘴角勾起,把眼镜从太宰手里拿了回来,却并没有戴上去,而是收在了口袋里:你居然还为我担心这些

    他和治子小姐的事情怎么新来的太宰也知道了果然太宰之间有交流方式吧。

    养太宰太费心了,他很难不挂记着太宰,因此也没时间来一段缠绵的爱情。

    武侦宰凑近了他的脸,这是一个极近的距离。

    如果檀君对异能没有掌控,应该无法传送记忆,那么就应该发现这只太宰和他太过于亲近了;但是如果有掌控的话,那么显然之前的一切都是伪装。

    檀君没躲。

    他很习惯了。

    太宰偶尔就喜欢和他凑得很近,说的尤其是首领宰。

    不过他还是不大适应。

    至于每个太宰刚出现就表现得和他很亲近,据说是因为作家宰把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共享了,向其他太宰疯狂安利檀君有多好,以期望那些自己对檀君的态度会好至少不会伤害他。

    张开嘴。武侦宰忽然说道。

    檀君一脸迷茫,摸了摸自己的嘴,心说是有菜叶吗?

    但是他对太宰向来很信任哪怕疯狂被坑,于是他就照做了。

    檀君想问哪里有问题,就感觉嘴唇和什么东西接触,然后那东西划过他的上颚,带着奇怪的酥痒感。

    檀君彻底懵了。

    这种行为被称为接吻。

    而且是过分热情的深吻。

    治子小姐的吻仅仅是嘴唇的接触,并没有做的太过分,毕竟她不想吃口红。

    檀君不习惯拒绝太宰,即使知道这种时候正常反应应该是推开这个发神经的太宰,但是此时此刻他还是什么都没做俗称懵逼,任由着武侦宰吻他。

    等着武侦宰松开他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了缺氧的感觉,他想要深吸一口气,却忽然意识到刚刚二人的接吻把对方的口水留在了口腔里。

    檀君僵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吸气。

    如果对面是女性,他大概会很自然。

    但是这是男人,还是太宰,檀君难得地觉得懵逼。

    不是羞涩,只是单纯地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武侦宰见状发出一声轻笑,在注意到檀君看向他的时候,他还故意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恶意地表现出自己的色气。

    他不想抱男人,更不想亲男人,但是对方的表现很能满足他的恶趣味。

    檀君不知道为什么,在注意到武侦宰的恶趣味后,他反而放松了下来:你们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一上来就亲他是新太宰出场的招呼方式吗?!

    这只宰是被其他宰联合忽悠了干出这种事情了吗?

    檀君稍微有点同情他了。

    你想回家吗?檀君忽然问道。

    诶,檀君想去哪里呢?我没什么事情,跟着檀君就好啦。武侦宰快快乐乐地说道。

    武侦宰看着他,眼睛里却没有半点高光。

    檀君不是没认出来他不是他的异能,怕是想要顺势借他是他的异能这种理由把他带走吧。

    武侦宰向来不在意自己的安危,檀君想把他带去哪他就干脆跟上。

    前几天他被国木田问过有没有妹妹。

    国木田君是被我美貌吸引吗?武侦宰羞涩地捂住脸颊,用这种方式夸奖我好看吗?

    太宰!国木田炸了。

    来来来,这是我今天的报告,国木田君帮我写了,我可以考虑一下给你我妹妹的电话哦。开玩笑,武侦宰才没有妹妹,只是用这个理由骗骗国木田。

    国木田什么问问题的欲望都没有了:算了,这种事情我就不该问你。

    嗨嗨~不过,国木田君,我妹妹是不是很好看呢?武侦宰忽然问道。

    呵,感觉不出来。一个和自己搭档有着极高相似度的人,国木田喜欢不起来。

    又是绷带浪费装置,又是嚷嚷着殉情的

    武侦宰看着国木田离开,伸了个懒腰,然后又愉快地翘班了,他在翘班的时候拿出手机:安吾~电话那边的坂口安吾简直要头疼死了:太宰,你又有什么事情吗?

    什么嘛,我是来关心你的,怎么样,与谢野医生的治疗如何?武侦宰愉快地问道。

    坂口安吾超级想要挂电话。

    想要与谢野晶子的治疗,他浑身都疼。

    有件事情我想要问你。武侦宰还是用愉快的语气问道。

    太宰,你想问的是横滨是不是出现了和你长得相似的人坂口安吾想到辻村深月的报告,觉得脑壳更疼了。他后来才搞明白当初辻村深月看他的眼神是什么情况。

    啊,你知道啊。太宰的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

    这件事情是森先生告知异能特务科的。坂口安吾说道。

    他为什么和你说呢?武侦宰的眼睛失去了高光,好像没有什么意义,还是说你也被盯上了坂口安吾:

    噗哈哈哈哈哈哈!武侦宰发出爆笑,哎呀呀,我是不是应该把你推过去,这样我就能看到你凄惨的样子太宰!好歹也是我帮你洗白的,你至于这样吗?坂口安吾觉得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还菊花疼。

    他是真的被威胁到了。

    太宰不会杀了他,但是让他凄凄惨惨的倒是有可能。

    那安吾,快把相关的资料给我吧~武侦宰声音还带着点笑意,为了报答你帮我洗白的恩情,我帮你解决这个麻烦。

    分明也是你的麻烦!坂口安吾不敢去想太宰脑子里想了什么,生怕是和辻村深月一样全都是废料。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资料给了武侦宰。

    武侦宰是主要的受害者,肯定是他最着急,坂口安吾还是相信武侦宰的实力能解决这次的问题。

    安吾,你真是一个好人。太宰看到手机邮箱收到的资料。

    那都是异能特务科刚刚开始搜集的资料。

    檀君吗?武侦宰眯起眼睛,这可不像是真名。

    这可不像是真名呢。武侦宰和檀君走在一起,状似无意地说。

    我也不知道啊。檀君晃了晃脑袋,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武侦宰张大嘴,表现出惊讶。

    居然真的被排挤了。

    檀君无语:你做了什么啊?

    他自己不知道他自己的名字这种事情来的每个宰都知道,他们之间大概有个什么记忆共享的方式。

    我什么都没做呢。武侦宰一脸可怜地顺着檀君的话往下说。

    第29章 檀君想想太宰的德行,欺负人这种事情做得还是很顺畅的,即使是自己也不会手下留情。

    或者说正是自己所以才欺负得格外带劲:好吧,这也正常。

    正常什么呢?武侦宰默默地观察檀君。

    因为他不是他的异能所以才正常?

    武侦宰忍不住多想了一点。

    武侦宰的吻没有半点感情,他只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试探一下檀君。他想要知道檀君有没有做什么超过亲吻的事情。

    如果真有武侦宰觉得自己会疯掉的,说不定会真的会忍不住崩掉他。

    不过看檀君的反应,虽然这个人很习惯和他靠的近,但是这种程度的亲吻还是没有做过,更别说更加紧密的接触了。

    武侦宰松了口气,又觉得之前那个吻他实在是太亏了。

    不过不做到这种程度就没有办法看到檀君惊讶时候的真实反应。

    算了,想这些也没有用。

    武侦宰把刚刚的画面用力丢进记忆的垃圾桶。

    只要他不记得就是不存在了~檀君顺着海边走着,他没什么目的,只是随性而至,他并没有往人多的地方去,而是想发现几处僻静的地方。

    他想,到时候可以和太宰一起去野餐。

    异能力不需要吃饭,但是架不住他们愿意把自己当人,檀君也一直把他们当成独立的人。

    就像是作家宰其实完全可以做到千杯不醉,但是他就是喜欢喝得醉醺醺的。

    武侦宰双手插兜,他已经和檀君走了很长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他长叹一声,停下了脚步。

    檀君回头看过去:太宰?

    他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翻了翻自己的包,拿出了放在封条保鲜袋里的炸蟹肉条:太宰要吃吗?

    武侦宰眨眨眼,接了过来,檀君是什么样的人无所谓,但是蟹肉是无辜的:要。不过先说好,不是人造蟹肉吧?

    武侦宰超级讨厌人造蟹肉,每次吃到都有种被欺骗感情的人。

    他看上去活得无所谓,但是很多方面相当挑剔。

    炸蟹肉条是檀君给自己准备的零食或者是晚餐,不过喂太宰的话也不算是浪费。

    是新鲜的。喂太宰喂得非常熟练的檀君说道。

    几个太宰都是娇生惯养的。

    人生不顺畅归不顺畅,但是在吃食方面绝对是精养的。

    檀君又是厨艺爱好者,稍微费点功夫他完全不介意。

    武侦宰咬了一口,眼睛就亮起来了:如果有酒的话就更好了。

    檀君:你觉得我出来采风还会带酒吗?

    太宰的不靠谱程度增加了。

    檀君肉眼可见武侦宰的神情萎靡了下来,像是猫猫垂下耳朵,烦躁地晃着尾巴。

    谁能拒绝?

    反正檀君败了。

    我去买。檀君感觉自己太失败了,这种什么都答应实在是不应该。

    他记得走来的时候有一家便利店,就去那吧。

    要蟹酒哦!武侦宰补充了一句,我一定要那个哦。

    檀君咬牙切齿,对于太宰的挑剔也是满肚子的牢骚,虽然只要短短的时间他就会忘掉自己之前抱怨的事情:有就可以了!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檀君在最近的那家便利店没找到,他本来想随便买的,可是还是没架得住自己心软,跑着去了其他几家。

    等到他回去的时候,武侦宰坐在椅子上,他还没吃完,显得胃口不佳的样子。也可能是檀君的运动神经好,跑得快。

    檀君捂着脸把酒递给了武侦宰:下不为例。

    好的啊。武侦宰答应地很痛快,但是却完全不是真心的。想想中原中也的下不为例他也没听。

    檀君其实早就放弃治疗,只是偶尔想吃药挣扎一下。

    太宰不答应他能怎么办?

    武侦宰在想,自己该怎么处理檀君?

    如果他还是那个港口Mafia干部,这完全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把枪抵在人的脑袋上,然后一枪崩掉。

    世界重归平静,心情也相当舒爽。

    可是现在不行。

    他答应了织田作要成为好人,去救人的那一面,也因此带上了镣铐。

    武装侦探社虽然是灰色地带,但是在处理事件上,还是要照着规矩来。

    之前不是没有喜欢武侦宰的变态,但是只要他们不动手,武侦宰也不能杀他们,只能通过威胁、恫吓、或者是打破他们对武侦宰美好幻想的方式来解决。

    那么这招对檀君有用吗?

    武侦宰表示怀疑。

    就以他目前对檀君的判断,这绝对是个理智地变态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武侦宰敢吃檀君给的东西。这种人,想要的不仅仅是什么身体,而是想要得到全部。什么得到身体就好,不要他的心,这是不可能的。

    就像他收集他的资料一样,这种全面到让人毛骨悚然的了解绝对是想全都要。

    武侦宰之前叹气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如果排除檀君是变态的因素的话,那么檀君绝对是会和他心意的朋友。

    就刚刚短短地时间里,武侦宰即使警惕,但是却得说,檀君的言行的确是他会喜欢的。

    这种对太宰的温柔,武侦宰不可能毫无触动,所以在思考安排的时候,会把会檀君造成身体伤害的途径给排除掉。

    可惜爱情什么的,从来没在武侦宰的计划里。

    他喜欢的是女性,什么类型的他都喜欢。

    至于男性什么类型的都不在他的打算之中。哦,对了,更别提这个檀君可能对安吾也有点想法。

    既然给他带来的是精神伤害,那么武侦宰准备还回去的也是精神伤害。

    檀君,你觉得活着有意义吗?武侦宰问道。即使是在问这种问题,他也可以满脸笑容地问,好像他问的不是这种充满了黑泥味的问题,而是什么生活那么美好为什么要放弃这样积极向上阳光乐观的问题。

    这话太宰你问我觉得一旦都不意外。檀君叹息道,他从来不觉得太宰笑着问这样的问题是在开玩笑,这种话题太宰永远是认真的。哪个太宰他没处理过自杀问题?他想理解太宰,但是在心里对于他的死亡是恐惧的,我喜欢活着。

    是他檀君自己喜欢活着。

    他也希望太宰可以活着。

    不过檀君从来不想让太宰因为自己的期望而压抑住自己。

    即使这样

    檀君用手抵住自己的太阳穴,心里空落落的。

    武侦宰突然站了起来,吓了檀君一跳。

    他回过头,看向檀君:快过来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这次的目标,还是定成打破幻想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