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豆棒冰 - 赤豆棒冰——公子盈(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到凌羽和陈菲鼓掌,楚宁也一脸懵逼的跟着鼓掌,然后继续一脸懵逼的听凌海洋说会议第二项。

    楚宁:这是上班开会没过瘾,所以下班回家继续荼毒孩子吗?

    今天会议得第二项是对你们俩提出批评。

    说到批评,凌羽和楚宁同时抬起头,凌海洋看着他俩,朗声问道,你们俩今天下午在商场都做什么了?

    商场?

    凌羽和楚宁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想到了文具店。

    刘成业!!!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中秋快乐!

    8、第 8 章

    艹!早知道就不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了!打不过就回家告状,刘成业,你他娘的是狗吧!

    丫的,你在学校欺负我、打我的时候我告状了吗?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刘明睿也是狗!刘成业是狗儿子,你就是狗爹!

    竟然还有脸去找我爸理论,你儿子为什么找我麻烦,又对我做了什么你心里没点/逼/数吗?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呢!

    还恶人先告状,艹!太不要脸了!恶心!恶臭!

    我祝你们全家出门必堵车!买东西必涨价!坐电梯必超载!天天麻烦不断,永远被别人压一头!

    凌羽现在仿佛一个精分怪,坐在沙发上的他一脸坦然,乖巧的好像凌海洋问的问题跟他无关似的。

    可心里的凌羽却在疯狂谩骂,俨然已经化身成炮仗,谁点炸谁。最好是能给他点个火让他眨眼间就能窜到刘成业面前,把刘成业给炸成烟花,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你们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凌海洋再次开口,楚宁转头去看凌羽,保护凌羽是他自愿的,就算被凌海洋罚他也甘愿。只是关于凌羽和刘成业之间的过节他还不太清楚,凌羽说回来再说,他们都还没有机会说这些。

    凌羽知道楚宁在看他,他转头看到楚宁眼里的担心,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里的暴戾。他站起身,拳头紧握,低声说道,对不起爸爸,是我的错。

    听到凌羽认错,楚宁拧眉,下午回来被陈菲呵斥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站起来就认错。

    如果说他下午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做错了,但在刘成业的事上,凌羽没错,他为什么要认错?

    今天下午,我带哥去商场买东西,大概五点左右在文具店里买文具的时候遇到刘成业。是他先挑衅,哥为了保护我才跟他动手的。不过,哥也就是吓唬吓唬他,轻轻掐了下他的脖子而已,他道了歉,哥就放了他让他走了。

    就只掐了下脖子?

    是!

    那这是什么?凌海洋说着就把几张照片甩到了凌羽和楚宁面前。

    凌羽和楚宁分别捡起照片,互相交换的看完照片后全都惊呆了,这几张照片伤痕留证,受伤的部位无一例外全都泛着青紫,脖子上有掐痕的那张最是触目惊心。

    凌羽和楚宁对视了一眼,都要被刘成业一家的无耻给气笑了,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凌羽把照片一一摆在凌海洋面前,低声说道,这些伤都是假的,不是哥打的,文具店有监控,爸爸去查监控就能看到事情的全部经过以及刘成业和我们分别离开文具店的时间。

    商场大门口有监控,从商场到小区的这段路上也有监控,小区的保安室以及电梯都有监控,把这些监控放在一起就可以证明我和我哥买玩东西后就直接回家了,没再见过刘成业,这些伤怎么来的都跟我和我哥没关系。

    在凌羽说话的时候,楚宁也在便签纸上快速书写,所以,凌羽说完,凌海洋没有立刻表态,他在看楚宁写的东西。

    这几张照片都只有伤处没有人脸,不能确定照片上的人就是刘成业。

    我当时只用右手掐了他的脖子,凌羽让他道歉,他道歉我就放开他了,我确定我只用了右手,且不说有没有留下痕迹,即便留下了痕迹也应该只有右手的才对,但这张照片上的掐痕绕了脖子一圈,必须两只手一起用力才掐的出来。

    还有剩下这几张照片,淤痕的周围已经微微变黄,要留下这种程度的痕迹,受伤时间至少也要两天以上。

    所以,我合理怀疑这是刘成业或者刘成业家人做的假照片,故意陷害我和小羽。

    凌海洋看完便签就递给了陈菲,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楚宁更加满意了。

    凌海洋把照片收起来,夹进记事本,再看向凌羽和楚宁时眼里全是笑意。

    小羽能第一时间想到查监控,并利用沿途监控把自己的时间线完全串起来,这非常好,小宁虽然没有第一时间想要查监控,但你十分冷静,通过对照片的分析确定这是诬陷也非常好。

    你们的思路都非常清晰,遇事也足够冷静,爸爸很欣慰,最重要的是,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小宁的第一反应就是保护弟弟,很有做哥哥的样子。

    凌海洋夸完就收了笑意,一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你们不用再想。就轻飘飘的把事情给揭了过去。

    楚宁不了解凌海洋,凌海洋说完他就习惯性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但凌羽听完这话心情却有点复杂。

    凌海洋会说到此为止、不用再想就说明他早就知道了事情经过,也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应该还顺便给了刘明睿一点教训,而他刚才的那一番操作不过是在试探他和楚宁。

    试探他根本毫无意义,所以,他只是顺带的,试探楚宁才是目的。

    凌羽说不清自己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对于楚宁,正如他下午在房间对楚宁说的那样,凌海洋能把他带进家门就是已经把楚宁的祖辈三代都查清楚了。所以,他第一眼看到楚宁觉得喜欢就毫无芥蒂的黏上了。

    可他爸妈明显都还没完全对楚宁放心,既然不放心又何必带回来,带回来又偷偷摸摸的试探,难道他们不觉得这样做很不尊重人吗?

    凌羽这么想着就抬头看了看爸妈,再低头,他眼眶微热,觉得自己还挺可悲的。明明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好不容易坐在一起说说话,却谁的脸上都带着面具,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

    凌海洋见对面的俩人情绪都不高,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前两项说完了,现在我就来说一下最后一项,关于你们的学习问题。

    说到学习,凌羽和楚宁都不敢怠慢,立刻都坐直了身子。

    小宁,你之前是在福利院那边读的小学,南山那边的小学依旧是五年制,也没有开设英语课对吧?

    楚宁点头,凌海洋接着说道,所以,你之前的全校第一名根本一点含金量都没有,放在燕城的任何一所小学里都很不起眼,明白吗?

    凌羽咬唇,垂下眼睑,对他爸的说话方式不作评价。

    楚宁则又对凌海洋点了点头,虽然刚来燕城不过半天,但他接触的所有事务都在告诉他他以前待的地方有多落后,这种落后自然也包括学校。

    小羽三岁进的幼儿园,因为觉得幼儿园无聊,少读了一年,五岁就读了一年级,所以,即便燕城的小学是六年制,他还比你小一岁,依旧和你一样开学读初一。

    凌羽知道凌海洋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可这些话听起来就是红果果的炫耀,有些刺耳,让他特别的不舒服,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用余光一直盯着楚宁。

    楚宁依旧只是点头,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以致于凌羽再怎么观察都看不出楚宁现在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

    小羽的课已经上了一个多月了,明天你若是和他一起上课,可能会听不懂老师说的是什么,所以,明天老师会单独给你上课,从头开始教。

    我已经和老师联系过了,他们过来的时候会给你带书和资料,楚宁,我给你一周的时间赶上小羽的进度,你可以吗?

    一周!开什么玩笑?

    不行!凌羽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一直沉默的陈菲,终于有了表情,她冷着脸看着凌羽,小羽,你这是什么态度?

    凌羽看了眼妈妈,第一次,他无视了妈妈的呵斥,转头看向爸爸,冷声说道,爸爸,我初一的课本已经学一半了,这还是在我小学学过英语的基础上才有这个进度的。

    楚宁没学过英语,他没有任何底子,初一不是只有英语,还有语文、数学,还有生物、地理、政治,每一个学科都要学。

    爸爸,你刚才自己也说了楚宁只是在南山那边的小学全校第一,放在燕城的小学根本不值一提,一周的时间,这么多学科,他怎么可能追上我的进度?

    凌羽说完就咬唇站在那里,低着头谁也不看,从刚才的试探到现在的刁难,他觉得真要是不喜欢可以不要领养,不要带回来,何必这样。

    凌海洋和陈菲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没想到凌羽竟然会为了楚宁跟他们剑拔弩张的理论。

    楚宁不是傻瓜,凌海洋和陈菲在想什么他看得出来,可他本就是被领养回来的,他们对他要求这么高是不想他拖了凌羽的后腿,有一天会带坏了凌羽。

    凌羽的维护在他的意料之外,被陈菲责骂、被凌海洋质问,他的第一反应都是道歉,可现在竟然为了他无视了妈妈的呵斥,还厉声质问爸爸,楚宁的心不是铁打的,也不可能不被这份维护感动。

    楚宁抬头看向凌羽,见他咬唇,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他虎口的软肉,无声安抚。直到凌羽看向他,也松开了唇,他才对凌羽摇了摇头。

    松开凌羽的手,楚宁低头在便签本上写道,我可以。

    凌海洋点头,合上了他的记事本,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学习吧,我也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凌海洋说完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千块钱,这是你这个月的零花钱,需要什么就自己买,有什么不清楚的就问凌羽,想吃什么就跟张嫂说。

    楚宁这次没再矫情,收了钱,在便签上写了谢谢。

    凌海洋和陈菲一起站起来,他们看了凌羽一眼,什么都没说,两人都选择性的遗忘了刚才那个小插曲。

    对了,我们很忙,以后可能经常会不在家,你们俩要互相照顾,有事情就给我们打电话。

    哦,对,小羽已经有手机了,明天我会让孙秘书给你送个手机来。

    楚宁点头,没再客气,毕竟好听的话说的再多都不如他好好努力把成绩摆在凌海洋和陈菲面前来的有说服力。

    9、第 9 章

    哥,你为什么要答应?一周的时间、三门课、半本书的进度,这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他们摆明了就是刁难你!

    凌羽跟着楚宁进了他的房间,关上房门,他靠在门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爆发出来了。

    楚宁看着凌羽,走到他面前,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拉着他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哥~~~

    楚宁拿出便签本,先画了一个笑脸,别生气了。

    凌羽噘嘴,哥,你不会觉得委屈吗?

    楚宁捏着笔,好半天都没动,委屈,这个词对他来说实在太陌生了,这世上根本就没人在意他的死活,他要委屈给谁看?

    凌羽见楚宁低着头,还半天都没动,忽然就想到了盒子里的那张照片,可话已经说出去了,捡不回来也咽不回去。

    哥,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看到楚宁抬头看自己,凌羽把手放在了楚宁的手上,我在爸妈和外人面前从来都是拘束的,是他们眼里的乖孩子,但在你面前,我没装,我生气就骂人,开心就大笑,害怕就躲在你身后。

    哥,我喜欢你,相信你,所以我把我拿我最真的一面面对你,你呢?你喜欢我、信我吗?

    楚宁点头,他来燕城以后,所有的感动和温暖都是凌羽给的,凌羽给了他全部的信任,他自然也会给凌羽一样的回馈。

    既然喜欢我,信我,那你委屈了、难过了、开心了都可以跟我说,不要一个人憋着。

    楚宁看着凌羽,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妈妈过世以后,还从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感觉到鼻子发酸,眼眶发热,眼泪已经在眼眶里聚集,他连忙别开了脸。

    哥。

    凌羽刚过完11岁生日,除去在爷爷奶奶家住的那三年,这八年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他没有朋友,也没有可倾诉的人,所以,他把所有的情绪都一个人闷着,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

    如今终于有了楚宁,凌羽无法形容自己有多开心和感恩,他想把自己的过去一一说给楚宁听,可他也想让楚宁打开心结,能把他的事也说给自己听。

    哥。

    听到凌羽的声音带了哭腔,楚宁连忙转回头,他刚想像之前那样揉一揉凌羽的头发就被凌羽给抱住了。

    楚宁瞬间浑身僵硬,即便已经被凌羽抱了好几次了,他还是有些不适应这样的亲密。

    凌羽的温暖透过衣服传给他,僵硬的手缓缓放松,他轻轻拍了下凌羽的肩膀。

    凌羽蹭了下楚宁的颈窝,闷声说道,刘成业的爸爸叫刘明睿,是燕城市副市长,他一直想往上升,可不管是政绩还是民心爸爸都甩他几百条街。

    明里暗里的,他给爸爸使过不少绊子,不过从没得到过半点好处,所以,他就开始耍阴招,怂恿他儿子在学校里欺负我,想从我身上下手给爸爸找麻烦。

    就刘成业那个蠢货,我稍微一试探他就把实话全说了,既然知道了他们的目的是爸爸,所以,就算被欺负我也不能声张,只能尽量躲着他。我原本以为毕业就没事了,刘成业那个成绩肯定考不上燕城一初,谁知今天在商场又碰上了,他还以为我躲着他是因为怕他。

    楚宁默默叹气,暗想,这就难怪了,副市长家上梁不正下梁歪,柿子专捡软的捏。

    楚宁的身子已经在听凌羽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放松下来,而且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把凌羽搂进了怀里,凌羽这会儿正骑/坐在他的腿上。

    其实,他们一直都知道我被欺负的事儿,但他们谁都没问过我。他们不关心我被欺负的时候害不害怕,不关心我难不难过,更没问过我都是怎么处理那些事儿的,他们只会给我钱。他们以为我还小,小孩子忘性大,给点钱,自己买点喜欢的东西就能开心了。

    有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他们的孩子,可抬眼看看我现在住的房子,想想我银行卡里的钱又确确实实都是他们给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