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豆棒冰 - 赤豆棒冰——公子盈(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楚宁咬紧牙关,死命的追着车跑,一只手死死的攥住凌羽的手不放,另一只手则去扒面包车的车门,他拼尽全力才让自己不至于被车拖着跑,想上车实在太难了。

    老三转头看了眼车门,拧眉说道,这小子怎么这么能跑?老五,你行不行?把他俩的手掰开!

    老五听老三这么说,面子有些挂不住,冷声说道,我他妈不知道吗?我一直在掰呢,可他俩的手就跟焊在一块儿了似的,根本分不开。

    老三看向老大,冷声说道,老大,这样不行,目标太大,太容易被发现了,我加速试试,必须要甩掉这小子。

    老五一听也跟着说道,你加速,我来关门,我就不信这小子不怕疼,他再不放手,老子就把胳膊给他夹断!

    不!不要!

    凌羽吓疯了,他冲车窗外拼命大喊,哥,别追了,放手!你快放手啊!他们真的会夹断你的胳膊的!

    放开吧,去找爸爸,爸爸会救我的!

    可任凌羽怎么哭喊,楚宁就铁了心的不松手,死死的攥着。

    凌羽试图自己松开,可他只要动一下,楚宁就立刻握的更紧一些,若是平时,凌羽一定会尖叫手指要被捏断了,可现在,楚宁的死不放手让他担心的同时也给了他无尽的安全感。

    不,不要!

    感觉到车在加速,凌羽拼命挣扎,他想去抢老三的方向盘,可想到车子左右摇晃如果楚宁也会非常危险,他连忙收回了手,转身去阻止老五。

    但就是这一秒的犹豫,老五就已经用力的关了车门,楚宁的胳膊被狠狠的夹了一下,可楚宁就像无知无觉一样,不喊也不叫。

    哥!!!

    凌羽回头的瞬间看到的就是车门夹了楚宁的胳膊又弹回来的画面,他目眦欲裂,喊的嗓子都劈了。

    楚宁看着凌羽,不停的对他摇头,现在楚宁想的只有一件事,就算被面包车拖着,就算胳膊被夹断了,他也不能让凌羽从他眼前消失,他不要凌羽也和他妈妈一样!

    艹!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犟种,这样都甩不掉他!

    本就不是什么善茬,老五也被楚宁的犟激出了火气,艹他娘的!不行!老子要再试一次,老子还就不信了,这小畜生还能是铁打的不成。

    啊!!!

    老五刚说完,就被凌羽一口咬住了手腕,凌羽发了狠,咬的特别狠,老五的手腕很快就出了血。

    卧槽!小畜生,你找死!老五怎么甩都甩不开凌羽,他痛极了,反手就一巴掌扇在了凌羽的脸上。

    老五与凌羽素不相识、又被咬狠了,下手自然不会收力,凌羽的脸被打的歪到一边,半张脸都木了,耳朵嗡嗡直响,一时间什么都听不见了。

    楚宁看到凌羽被打,脸肿了,嘴角还有血流下来,他大吼一声,疯一样的往前跑,原本扒车门的手疯狂的砸着车窗。

    老五又骂了一句,砰的一下又关了一下车门,楚宁的胳膊肉眼可见的高高肿起,可楚宁奔跑的速度丝毫没减不说,还不停的砸车窗。

    老大,这样不行啊,前面的十字路口就要拐弯了,那里监控多不说还有交警,再甩不掉这小子,万一他被卷到车轮子底下,出了车祸招来交警,咱们谁都走不掉!

    老大拧眉,他也没想到车下的那个小子竟然这么犟,能一直跟着车跑。

    既然这样,那就把他一起带走,养子也是儿子,一块儿收拾了说不定老板还能多给一份儿钱。

    老五,把人拽上来!

    好。

    老五,我把车速放慢点,你抓紧把人拽上来。

    老三说着就稍稍降低了点车速,老五心里憋气,车门一拉,用力一扯就把楚宁扯了上来。

    因为心里有气,老五拉楚宁的时候一点没惜力,楚宁被拽上车以后根本控制不住身体,头直接撞在了车顶上,撞的头晕眼花。

    哥!

    哥,你怎么样?让我看看你的头。

    一路追着车狂奔,胳膊被车门夹了两次,刚才还撞了头,楚宁现在疼的几乎没知觉了,可看着凌羽肿起来的脸和嘴角的血,他还是对凌羽笑了一下,抬手给凌羽擦嘴角的血。

    哥,别擦了,我不疼,你别擦了,你让我看看你的头,你的胳膊都肿起来了。

    凌羽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撩开楚宁的手去摸楚宁的头,果不其然,刚才被撞的地方已经起了个大包!

    嘶!

    听到楚宁抽气,凌羽要心疼死了,你怎么这么傻,你追车干什么?不是让你放手让你去找爸爸吗?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楚宁看着凌羽哭,听凌羽埋怨他傻,他不仅不难过,还冲凌羽傻傻的笑了一下,暗想,终于,我没让凌羽从我的眼前消失。

    13、第 13 章

    楚宁不是没脑子、意气用事的人,他之所以这么执着的追车,除了他自己的一部分原因以外,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知道凌海洋得到消息后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救出他们。

    当时的目击者那么多,尖叫声响起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喊了报警,肯定有人看到了面包车的车牌号,就算都没看到,路口还有监控,凌海洋不是傻子,更何况他还有市长的身份在,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警察会不上心。

    但凌羽

    楚宁看了眼凌羽,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都被绑匪打了,要是他不在,凌羽再犯了犟

    楚宁不敢再想,绑匪可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凌羽怎么受得了他们的毒打。

    上了车,还和凌羽坐在了一起,楚宁高悬的心终于落回实处,被夹的胳膊也后知后觉的痛起来。

    看着凌羽哭花的小脸,楚宁不想他再担心,再疼也咬牙忍着,抬起没受伤的手给凌羽擦眼泪,无声的对他说别哭了。

    在老子跟前演什么兄弟情深,给老子滚后面去!

    面包车是七座的,老三是司机,老大坐在副驾,中间两个座原本就坐了老五一个,他把凌羽掳上车以后,凌羽也就坐在中间座上。

    老五刚才为了方便把楚宁拉上来,他站了起来,楚宁上车后被凌羽拉着,很自然的就霸占了老五的位置,后面的三连座是空的。

    老五看着座位上的两人不由的就想到了自己家里那个天天被老师打电话告状,不学习还打架的不省心儿子。

    再想到他赚不到钱,家里天天鸡飞狗跳的,就越看凌羽和楚宁就越不顺眼,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就是市长的儿子,不缺吃穿不缺钱,自己却要为了点钱豁出命去。

    老五越想越烦躁,转头又看到楚宁给凌羽擦眼泪,他实在忍不了了,一手拎着楚宁一手拎着凌羽,用力一推就把两人都给推到了后座。

    给老子老实点!敢闹事老子弄死你们!

    凌羽刚摸过楚宁头上被撞出来的大包,再次听见楚宁的头撞到车顶的声音,他张嘴就想骂人却被楚宁给拦住了。

    楚宁摇头,拉着凌羽坐下,握在一起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从楚宁被老五拉上车,老大就一直盯着他看,刀口舔血的日子他过了几十年,自认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可他还真是第一次见楚宁这样的。

    一个孩子,才刚被市长领养不到一个月而已,他竟然可以为了市长的儿子这么拼命!

    拼命也就算了,被车门夹胳膊、被撞头、被打,换成别的孩子怕是早就吓成了鹌鹑,可他不仅一点都不害怕,还能分出心神安抚市长的儿子,那个他名义上的弟弟

    老大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就一直盯着楚宁看,也因为如此,在楚宁的眼神飘向车锁的时候,他立刻就发现了。

    老大撇了撇嘴,嘲讽的笑了笑,觉得自己想太多了,到底是孩子,以为自己装的高冷一点,从头到尾一个字不说旁人就发现不了,殊不知,他的那点小心思早就暴露了。

    小子,我劝你最好放聪明点,要是这么简单的就让你们逃跑,我们还混什么。

    被看穿了心思,楚宁依旧面色平静,一声不吭,老大见他被戳穿了心思还能这么冷静,忽然觉得这孩子还挺有意思的。

    有了楚宁,凌羽也不害怕了,耳鸣已经没了,但他的脸还是疼,他抬头看着前面的三个人,对上老大的目光,冷声说道,是谁指使你们的?你们想要钱还是要其他的?

    即便冷着脸,凌羽才11岁,还是被抓来的,质问的话说出来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果不其然,凌羽刚问完,老大就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市长家的公子,我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老大说着就叹了一口气,既然你问了,我也不瞒你们,我们只是收钱办事,说白了就是个跑腿的。

    以后你们想报复还请你们找背后的人,不要拿我们这些小人物开刀,我们也就是混口饭吃。

    不拿你们开刀?你们就是混饭吃的?

    呵呵

    凌羽和楚宁同时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万万没想到绑匪的老大还有这么天真的时候。要不是场合不允许,他们真想说一句,要不你跟警察说说?问问警察同不同意?

    想归想,说出口的话依旧是冷静且没有温度的,有人出钱让你们来教训我?

    老大看着他俩少年老成的样子,挑了下眉,不然呢?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的。

    你们俩可是市长的儿子,我吃饱了撑的冒着得罪市长的风险抓你们,我是嫌命太长了还是图抓你们好玩?

    小朋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听老大说了这么多,对于绑架他们的人凌羽和楚宁都已经心里有数了。

    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在家里上课,今天下午是继上次去商场之后的第一次出门,只是没想到刚出大门就被抓了。

    刘!成!业!

    凌羽的声音只有楚宁听的到,楚宁看凌羽那咬牙切齿的样子,觉得刘成业要是在他面前,他能分分钟把人给撕了。

    行了,能说的都跟你们说了,我劝你们俩老实点,趁早歇了逃跑的心思,别给彼此找麻烦。

    老大说着就把身子转了回去,等车子转了个弯,朗声说道,后面的路就不是小朋友们该看的了,老五,让他俩消停会儿。

    得嘞。

    楚宁和凌羽都很早熟,但是再早熟也终究只是孩子,况且还都受了伤,就算一起上也不是老五的对手。

    所以,老五拿着倒了□□的毛巾往他们俩的鼻子捂的时候,他们只是挣扎了几下就失去了意识。

    法治国家,人人遵纪守法,当街抢人的事情实在太过骇人听闻,记者和警察火速奔赴现场,随着被绑架人身份地确认,整个燕城都震惊了!

    市长的儿子和养子被绑架了!!!

    警察的效率非常高,路人报警后几分钟就赶到了现场,热心的路人纷纷提供线索,警察很快就锁定了一辆车牌为燕E62314的银白色面包车。

    为了防止这次的绑架事件是什么犯罪团伙有意图要挟市长而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也为了安抚市民的恐慌情绪,警察局长亲自上阵,在保证市民正常安全的情况下集合了全部可用警力,全城搜寻车牌为燕E62314的银白色面包车,并下令要以最快的速度侦破这起影响十分恶劣的当街抢人的案子。

    凌羽和楚宁被迷晕后就相互靠着躺在了面包车后座上,等他们恢复意识,就发现他们已经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了。

    楚宁见眼前全是虚影,又晕的厉害,他立刻闭上了眼睛,用力甩了甩头。有了之前的经验,等压下这股晕眩的感觉,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等眼睛一点点适应了才全部睁开。

    楚宁一转头就看到凌羽脖子以下全被绳子缠住,绑在一根柱子上。楚宁下意识的动了动,这才发现他双手向上的被绳子绑着吊在了一根横梁上,好在他的脚可以着地,离凌羽也不远。

    凌羽的头歪着,还没清醒,楚宁也没法喊他,就先把厂房看了一圈。

    厂房以前应该是一个车辆制造厂,厂房非常大,在楚宁的正前方还有很多已经锈迹斑斑的汽车框架,大铁门对面的墙边还摆了很多的轮胎。

    绑匪全都不在厂房里,但离楚宁不远的地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还有吃剩的酒菜。

    看来那些绑匪是刚吃完饭去外面了。

    哥?

    哥!

    凌羽头疼的厉害,他在楚宁观察厂房的时候就醒了,只是一张嘴就想吐,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老大,上面的人怎么说?事成之后给咱们多少钱啊?

    这个数。

    看到老大比了一根手指,几兄弟互相看了看,老五酒喝的有点多,当即大声喊道,老大,这是什么意思?咱们六个人,只给十万不合适吧?

    咱们干的可是要命的买卖,十万也太少了。

    老大撇了老五一眼,翻了个白眼,瞧你那点出息,不是十万,是一百万!

    卧槽!

    老大见五个兄弟都看着自己,笑着说道,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大哥从不亏待你们,拿到这一百万,我拿二十万,剩下的八十万你们五个每人十六万。

    老大刚说完,老二就接着说道,我没意见,老大又是联系上面的人又是给咱们分配任务,给咱们善后,多拿四万不多。

    没错,我也觉得这样分很好。

    没错没错,我们都听老大的。

    六人的说话声越来越清楚,显然就快要进来了,楚宁看向凌羽对他摇了摇头,然后就当着凌羽的面脑袋一歪,假装自己还没醒,凌羽会意,也跟楚宁一样又闭上了眼睛。

    哈哈哈哈,等这票干完,咱们带上老婆孩子一块儿出去玩儿吧,找个旅游团,玩个十天半个月的再回来。

    行啊,正好出去避避风头,等十天半个月的再回来,这事儿也已经过去了。

    厚重的大铁门被人推开发出刺耳的咯吱声,楚宁和凌羽默默听着,同时确认了一件事,原本的三个绑匪如今竟然成了六个!

    呦,老大,这两个小孩行不行啊?我就用了那么一点点的迷药,他们竟然到现在都没醒。

    老大,你说上面的人让我们教训这两个小子,到底是怎么个教训法儿啊?是只要给留口气儿就行的意思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