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豆棒冰 - 赤豆棒冰——公子盈(6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嗯,他答应我不会丢下我的,他不会的!

    那你乖,好好睡一觉,我在这里陪你,等烧退了我就带你去找人。

    好。

    90、第 90 章

    凌羽的烧还没退,意识越来越模糊,听到庄弈阳说乖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觉得是楚宁坐在床边揉他的头发。

    哥,是不是我乖乖睡觉就能快点退烧了?

    庄弈阳看着凌羽,愣了一下,低声说道,嗯,你乖乖的,睡醒了烧就退了。

    哥

    哥,你别走。

    凌羽的声音越来越低,可庄弈阳看着他的嘴型就知道,他来来回回念叨的都只有一个字,哥。

    等凌羽睡熟,庄弈阳起身走到病房外给程辉打电话,得知还没有找到人的时候难免也跟着难过,他曾经有多羡慕凌羽和楚宁,现在就有多心疼。

    大雨天作业的难度绝非平日可比,这场大雨又引发了气温骤降,很多打捞的人下水之后受不了就会上来缓缓,张昊怕人撑不住只能不停的换人。

    士兵换了一拨又一拨,警察派来的打捞人员也跟着换了一组又一组,可始终找不到人,只能沿着水流方向往下游不断的扩大打捞范围。

    黄金72小时转眼便过,警察派来的打捞人员被撤回,张昊即便权利再大也不能再这样疯狂的调动士兵下水找人,身为连长,他连续三天不回营已是极限,不得已,他只能把打捞的事情托付给程辉。

    程辉当即找来了专业的打捞队,下了死命令,不管花多少钱,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凌羽的烧终究还是引发了肺炎,高烧反反复复,打捞队终于不负所望,打捞的当天下午就在距车祸地点30公里外的一个桥墩下找到了昏迷的孙尧,孙尧当即被程辉找来24小时待命的私家医院急救车送去医院抢救,他留在原地继续带人打捞,当天夜里,他们就在距找到孙尧的点的下游大约10公里的地方,打捞到了楚宁的尸体。

    忽然降温,又在水里泡了很久,孙尧足足昏睡了两天才勉强睁开眼,当听到已经打捞到楚宁的尸体的消息后,他轻轻眨了下眼就又再次陷入昏睡。

    这些天,凌羽的烧一直反反复复,特别是知道了打捞队打捞到了楚宁的尸体后,更是烧到39度多,打针、吃药、吊水,能用的方法医生都给用上了,可体温最多能维持半个小时就会再次烧起来。

    五天过去,凌海洋和陈菲似乎终于想起了他们还有这么一个儿子,只是他们一起进病房的时候恰好碰上了凌羽高烧,嘴里一直喊哥的场景。

    市长大驾光临,把医院院长都给惊动了,市长发飙,院长当即调了一个专家来给凌羽看诊,可同样也是用尽了办法也不能让凌羽退烧。

    陈菲站在床前看着凌羽,低声说道,不管你想不想面对,楚宁都已经出了车祸,他都已经死了。虽然尸体已经被泡发,看不清原来的面目,但尸体身上穿着的燕城一高的校服,以及他手里攥着的和你带的手链一模一样的黑曜石珠子,都表明他就是楚宁。

    凌羽,要不要醒,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陈菲说完就转身走了,完全没看到顺着凌羽两边眼角流出的眼泪。

    凌羽又反反复复的烧了一晚,终于在第二天上午退了烧,医生们可算是松了口气。

    凌海洋和陈菲依旧很忙,孙尧也住了院,庄弈阳就自告奋勇的白天在病床前守着,张鑫、陆岩、杨威和熊磊全都向陈总请了长期的假,每天白天正常上课,晚上去医院照顾凌羽。

    尹婉婉有照顾病人的经验,但白天要上班,只能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凌羽做好吃的,一日三餐的送。

    温雅每天也跟着尹婉婉跑老跑去,每次到病房都会跟凌羽说学校里发生的好玩的事情,逗凌羽开心,凌羽默默看着,他知道所有人为了他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所以他十分配合,也会时不时的笑一笑,可他笑的太勉强,任谁都看得出,凌羽变了。

    凌羽说话的次数越来越少,虽然每天都在努力吃东西,但人还是在肉眼可见的削瘦。

    终于,在反反复复的折腾了一个月之后,凌羽出院了,再次出现在了高二(1)班。

    站在教室里,凌羽看着原本两个连在一起的课桌变成了一个,原本属于楚宁的座位没有了,凌羽攥紧了拳头,指甲嵌进肉里的痛感根本不足以掩盖他的心痛。

    凌羽抬头看向杨威,低声说道,杨威,我哥的桌子呢?

    杨威抿唇,指了指熊磊后面的桌子,我我怕你伤心,你来之前我给搬到后面去了。

    搬回来。

    好,我去搬,你别生气,杨威也是怕你伤心才搬走的,我去搬,这就去,你先坐下。熊磊见凌羽冷脸,杨威的脸都白了,连忙起身把放在他后面的课桌给搬了回来。

    张鑫走到凌羽身后,拍了下他的肩膀,凌羽,别这样,杨威也是心疼你。

    凌羽点头,看向杨威,见杨威一脸愧疚,低声说道,对不起,杨威,我刚才不是冲你,我我就是有点不适应,我想着,我哥一天是一班的人就一辈子都是一班的人。

    没错,宁哥这辈子都是我们一班的人。杨威看这凌羽,朗声说道,你看,宁哥的东西都在呢,以后他的桌子就放这,谁都不许动。

    凌羽抬手给了杨威一拳,对他笑了笑,然后又看向张鑫、陆岩和杨威,又分别在他们的肩上打了一拳,谢谢你们,好哥们儿。

    四人同时眼眶一红,一起抱住了凌羽,咱们是一辈子的好哥们儿。

    楚宁作为燕城一高,甚至是燕城市最瞩目的那颗星星,他发生车祸的事情震惊了燕城所有高校,曾经一起去军营参加四校集训的学生甚至跑到燕城一高来证实这件事。

    事情扩散的很快,学校里的气氛一度十分低迷,很多小姑娘聚在一起哭,很多老师唉声叹气的说世事无常,陈总更是每次看到楚宁的课桌都会唉声叹气。

    楚宁的死给所有的学生家长敲了个警钟,如非必要,他们绝不让孩子单独外出,有些家长甚至开始亲自接送孩子上下学。

    回到学校之后凌羽就向学校申请了宿舍,美其名曰是快要高考了,想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可众人都知道这是借口,不说从凌羽家到学校只要几分钟的时间,只说他连周末和放假都不回家了就足以说明问题。

    而楚宁跟着高朗到椿城以后,谢绝了高朗让他住在家里的好意,他在椿城一中对面的小区里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然后根据高朗的描述,又按网上找来的教程研究一番,最后用假皮在自己的眼角做了一道疤。

    在办好所有的手续之后,楚宁成了高朗的养子,从此他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楚屿。

    屿,平地小山,小岛,放在名字里,寓意,独立、自强、坚毅,楚宁改这么名字除了谐音接近凌羽的羽,更多的是在告诉自己,从今以后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在为以后能重新和凌羽在一起做准备。

    孙尧说的没错,凌海洋就算是老虎也总有打盹和变老的时候,他和凌羽现在反抗不了,迫于凌海洋和陈菲的压力必须分开,但凌海洋和陈菲正在走下坡路,他们会变老,而他们却在不断成长!

    凌羽,对不起,等我们再见面,我绝不让你再受半分委屈。

    恭喜凌羽同学在这次的全市英语竞赛中荣获一等奖。

    凌羽,你丫的这次又是全校第一,我做题都快做吐了也赶不上你,你说你是不是偷偷吃激素了?

    羽哥,羽哥,你吃点什么牌子的激素?我也买点吃。

    已经高三了,都收收心,不要玩了,也不要觉得自己的时间还很多,高考已经近在眼前。

    羽哥,你帮我看看这道题,我怎么算都不对。

    羽哥,你把你的错题集借我复印一下行吗?

    羽哥,你往鑫哥那边靠一点,来,都看镜头!西瓜甜不甜?

    在你追我赶和纷乱嘈杂中,凌羽迎来了他的高考,坐在考场里,他看着或兴奋或紧张的考生,埋头在草稿纸上写了两个字, 活着。

    活着,是程雅告诉楚宁的,是楚宁刻在福利院的树上的,是楚宁一直灌输给凌羽的,是凌羽如今能好好坐在考场里,支撑他的全部信念。

    椿城一中的高考考场里,眼角有块疤的楚宁趴在桌上,同样在草稿纸上写下了两个字,活着。

    随着最后一场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凌羽和楚宁同时拿起他们的文具,同时走出考场,他们都仰头看着天,告诉自己,只有活着才会有无限可能。

    张鑫、陆岩、杨威和熊磊高考结束后就轮流把凌羽待回家里住,熊磊家有酒店,凌羽又不差钱,他就在酒店住着,趁着高考成绩没出来的这段时间准备出国的事情。

    高考成绩出来后,凌羽以燕城市高考状元的身份登上了燕城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凌海洋和陈菲因为凌羽的关系也跟着风光了一把,应酬、采访不断,等他们回神想跟儿子聊聊的时候才发现儿子早已经自己办好了留学手续,一张机票飞去了美国。

    91、第 91 章

    十年后,燕城国际机场

    凌总,这是这次从美国运过来的所有医疗器械的明细,仓库那边已经核对过数目,确认无误。

    这份是仓库那边送过来的医疗器械捐赠名单,对了,椿城第一人民医院新一年的医援要开始了,这是吴成传过来的报告。

    方晓芸跟在凌羽的身边,一路走一路说,等两人走到停车场,她已经说完了两人上飞机后错过的所有工作。

    晓芸,凌羽,这里。

    看到熊磊挥手,凌羽笑着走了过去,给了他一个熊抱,赶紧把你媳妇儿弄走,从下飞机就没让我清静,别说我这个做老板的不讲人情,你们等下把我干儿子送去公司给我,我给她放一天假,你们俩二人世界去。

    嘿嘿,谢了兄弟,不过,我儿子好几天没见他妈了,想的很,明天在送去给你玩。熊磊说着就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凌羽先上了车,熊磊关上车门就走到副驾,打开下车门,小心翼翼的把老婆送上宝座。

    熊磊在驾驶座坐好又系上了安全带才转头对凌羽说道,对了,鑫哥和陆岩的酒吧今天开业,杨威正好休年假,也回来了,咱们晚上聚聚呗。

    今天开业?鑫哥和陆岩是嫌钱烫手吗?这个时候酒吧开业能有人?

    听到凌羽的话,熊磊嘿嘿一笑,启动车子缓缓驶出停车位,可不是,我也这么说的,但鑫哥说他就是想让咱们都想放松的时候有个能去的地方,赚不赚钱的,他无所谓。

    艹!鑫哥就是鑫哥,财大气粗,岩哥也不管管他,由着他这么败家。

    你丫的又不是没见过岩哥宠鑫哥的样儿,简直没眼看,他能管就有鬼了。

    回头帮我诓他俩一笔,正好拿去医援。

    听到医援,熊磊看了眼方晓芸,方晓芸点头,椿城那边今天刚打了报告,医援地点是离椿城100多公里的丽水县。

    你要亲自去?

    凌羽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再说吧,困,不去公司了,你把我送回家吧。

    好,困了就闭眼睡会儿,到了喊你。

    嗯。凌羽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闭着眼靠在椅背上用大拇指和无名指揉太阳穴。

    瞧你,说了让你不要练的太猛,你非不听,现在好了,走不了路了吧?

    哥~~~

    就知道跟我撒娇。楚宁说着就半蹲在了凌羽面前,拍了下自己的肩膀,来吧,男朋友。

    嘿嘿,哥,你真好。

    观众朋友们,经过连续四天的打捞,彩虹大桥车祸的受害人全部被打捞上来,一死一伤

    不,不会的,哥,不会的,不会的

    哥!!!

    凌羽大喊一声,猛地睁开眼,看到车子还在开,他叹了口气,又靠回了椅背上,继续揉太阳穴。

    你还在吃安眠药吗?熊磊从后视镜看着坐在后座的凌羽,拧着眉,语气里满是心疼。

    没有,好久没吃了,可能是出差刚回来,太累了。

    钱是赚不完的,凌董事长,你出去开会,公司没有你不也好好的?你花钱养着那么多人,他们也不是吃白饭的,适当的给自己放个假,出去走走。

    到处都有疫情,去哪里走走?我还是安心在家待着,给国家做贡献吧。

    不是说有医援吗?那么多医生跟着肯定安全。

    听到这话,一直不说话的方晓芸笑着说道,这个建议不错,凌羽,我听说丽水县虽然穷,又在山沟沟里,但风景特别好,颇有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味道。

    凌羽看了眼窗外,发现已经进了小区,笑着说道,等下你们俩和鑫哥他们联系吧,我回去补个觉,对了,反正聚餐都是自己人,把我干儿子带着,晚上我直接带我家来,不打扰你俩二人世界。

    我谢谢你。

    哈哈哈哈,得了,我回去了,想媳妇儿也要注意行车安全。

    去你丫的,滚!

    得嘞。

    艹!

    熊磊的车平稳的停在凌羽住的公寓的楼下,凌羽笑着推开车门,下车后关好门,隔着车窗冲熊磊和方晓芸挥了挥手,熊磊和方晓芸一起看着他进了楼道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十年了,他还是不信宁哥已经死了的事情。

    熊磊叹了口气,揽住方晓芸的脖子,在方晓芸的唇上亲了一口,别说他不信,我到现在也觉得宁哥还活着。

    你先睡会儿吧,又是开会又是长途飞机,累不累?

    还行。方晓芸转了转脖子,看了眼手机,笑着说道,马上放学了,咱俩一起去接儿子放学吧,一周没见儿子了,想死我了。

    你就不想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