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穿越) - 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穿越)——这名字好(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谭家勇眼睛微微一亮,他知道李大夫不是无的放矢的人,现在他既然开口了,自然是知道些什么的,连忙问道,不知道,要到何处去寻这些奇人?

    李大夫声音放的越发的轻了,听说,国师大人是从南边的仙山上下来的。

    谭家勇:突然又一次听到与仙有关的东西,谭家勇的表情有些微妙,这真的有仙山吗?

    李大夫瞪他一眼,我还诓你不成!他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听说,每隔几年,那边就有人能采到灵药。灵药你知道吗?那效果可是一般百年药材几十几百倍,哪怕有一点流出来,都能引起别人的疯抢。

    谭家勇目光灼灼,李叔的意思是让我上山去采灵药?

    李大夫顿时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你个混小子,那样的地方也是你们随便进的吗?打完气也跟着消了些,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去那里试试运气。既然有灵药出世,那肯定少不得奇人异事,我们这些老家伙没用,那些高人肯定是有法子的。

    谭家勇点了点头,谢谢李叔!

    等从医馆回来,谭家勇一路都有些沉默。

    占隐就跟在他的身边,外面日头很大,他的斗笠早就已经戴在了头上,见谭家勇在沉思,他也没说话,只是一路小心的护着谭家勇不让他撞到人。

    等谭家勇回过神的时候,两人已经回到了客栈门口。

    谭家勇停下脚步,然后目光坚定的看着少年,小隐,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看着谭家勇的目光,占隐只觉得鼻子微微有些发酸,他强忍住想哭的冲动,坚定地点了点头,嗯!

    于是,等谭闻从乡下再次回到客栈的时候,就发现谭家勇身上那股子原本因为快到七月而变得焦躁的感觉竟然没有了。

    他有些惊奇,难不成小隐的病有救了?

    他十分了解自己的儿子,把占隐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要不是找到法子了,他肯定不会这么冷静。

    谭闻有怀疑就问,谭家勇听到他问也就答了。

    然后,谭闻蹭地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谭家勇淡定的看着他爹,我说,我要带小隐南下,我们要去找仙山!

    谭闻:

    第6章 传家之宝

    就像谭家勇了解谭闻的倔脾气,谭闻也了解谭家勇的倔脾气。

    可以说,不愧是父子,脾气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就是因为这样,谭闻才觉得头疼,他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你决定了?

    谭家勇坚定地点了点头,决定了!

    谭闻顿时忧伤地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说着,直接甩了他一本册子。

    谭家勇拿着手里的书把玩儿,这是啥?

    谭闻仰天长叹,这个啊,我们谭家的传家宝。

    谭家勇眨巴了下眼睛,满脸惊奇,原来他们老谭家还有这东西?

    打开册子,看着上面写的东西,谭家勇震惊的睁大了眼,阿爹,你确定这不是外面小摊上卖的话本子?

    怕占隐在家里无聊,谭家勇有时候看到话本,也会给占隐带一些回去打发时间。

    隔壁村是有学堂的,不过教书的先生自己学识有限,两人上了两年,感觉没什么好学的了,又没有考功名的兴趣,也就没像其他学生一样转去县学。

    高深的学问他们做不出来,看个话本子还是能认识的。不过这年头书本都是有钱人的东西,在得知话本的价格后,占隐就死活不准他买了。

    现在谭家勇看着谭闻摸出的所谓谭家的传家宝,严重怀疑他爹是在小摊贩上随便买的话本子来忽悠他的,还是那种没什么文笔的话本子,简单夸张到他都没眼看的地步。

    谭闻一巴掌拍了过去,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这可是咱们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是话本子!

    谭家勇就斜着眼睛瞅他爹,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没听你提过。

    谭爹蹭地一下火气就上来了,废话那么多,不看还给我!

    谭家勇腾地一下就把小册子收进了怀里,然后乐呵呵地道,我这不是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给砸晕了吗?阿爹啊,我要是按着上面的练,真的能变得那么厉害吗?

    不能。谭老爹十分冷酷无情的打断了自家崽子的幻想。

    谭家勇,???

    谭老爹语重心长的道,听说,修炼这玩意儿是需要灵根的,当初你爹就觉得练武都这么厉害了,不就是修炼吗,那有什么难?!然后,老天爷教会了我,人啊,还是要认命的。

    谭家勇:

    虽然他一直觉得,以他爹的本事,窝在一个小山村里确实不太正常,但是现在听到他爹还有那样的故事,他顿时来了精神,突然想到了什么,阿爹啊,就我看话本子的经验来看,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窝在这样的小山村里,该不会是在躲什么仇人吧?等将来你儿子我出山了,然后就遇到一堆的人围上来想要追杀我

    谭老爹顿时气得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你个臭小子,让你不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不听,看看把你脑子给腐蚀成什么鬼样子了!你老爹我还没那个本事,能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看在眼里。在那些存在的眼中,像我们这样的,就如同蝼蚁一般。

    谭闻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恍惚,眼神还带着些许惊惧。

    谭家勇是第一次看到他如山般的父亲露出这样的神色,顿时站在原地有些无措。

    谭闻似乎并不想让他儿子看到他的神情,微微垂下眸子,道,家勇啊,不是爹一直要瞒着你,而是那地方,真的不好去啊。没有亲眼见过,你永远不知道修真者到底有多强大。而见到的人很少还有能够活下来的。

    谭家勇不知道谭闻到底经历了什么,能让他提起修真者就露出这样的表情来。那一句我不走了差点就脱口而出,但是想到每年七月占隐发病的样子,他又咬了咬牙,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见到他的模样,谭闻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你试试吧,听说我们祖上也是出过修真者的,说不得你就能修炼呢?要是修炼不了,也不要强求,修仙这东西啊,真的是要看命的。

    说完,谭闻就走出了房间,只留谭家勇在房间里,看着那本册子,神色有些莫测。

    等谭家勇也走出来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神情,揉了揉占隐的脑袋,带着他在院子里玩了半天,等太阳下山了,又带他出去逛了一圈,才回到了房间。

    这时,谭闻道,我另外给你开了个房间,特别让小二选的,周围都没有人,你去那边住吧。

    谭家勇听了,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进了谭闻说出的房间号。

    等谭家勇关上门,占隐才从自己的房间里探出小脑袋,脸上的表情有些担忧。谭闻正好也站在门口,很顺手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别担心,你勇哥没事的。

    占隐点了点头,却不愿意回房睡觉,干脆端了个板凳过来,坐在门口,看着谭家勇的方向。

    谭闻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们家别的没有,净出倔驴子,尤其占隐这小孩儿,表面看着老乖老乖了,其实有主意的很,他打定主意的事情,十条驴都拉不回来。

    哦,当然,那是他家那崽子不开口的情况下。

    一般来说,他家崽子力气大,比十条驴要稍微有用点,往往他一句话就能让小孩儿乖乖听话,比他说十句都有用的多。

    就像现在,他说了是绝对没用的。

    见劝不住,他干脆也端了凳子坐门口,和小朋友唠嗑,那臭小子想往南边儿去,小隐啊,不知道你有啥想法?

    占隐垂下眼眸,看着自己苍白的指尖,声音小小的,我听哥的。

    意料之中的答案,谭闻觉得自己真的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小隐,你会不会恨我?明明知道去那边或许会有救你的方法,却一直没有说出来。

    占隐连忙摇头,没有,阿爹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还为了我的病四处辛劳,这些小隐都是记在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谭闻感慨,小隐是个好孩子。今天我和阿勇的谈话你应该也听到了,其实还有些话,是我没和他说的。

    占隐抬头,认真的看着谭闻,似乎要把他的每句话都记在心里。

    谭闻苦笑,当初我年轻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自以为会点拳脚功夫就能天下无敌,翻到那本册子后,就像是被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留下一封书信,迫不及待地就冲向了那个让人向往的世界。

    占隐没有说话,看着谭闻陷入回忆。

    他们那些人,真的很厉害,会飞天遁地,那些我以为只会出现在话本里的东西,真的是存在的。谭闻还记得,当初看到从天上飞过的修真者时候的震撼,以及汹涌勃发的豪气。

    可是,现实和话本是完全不一样的。话本中的仙人,他们伸张正义,救死扶伤。而现实中的修仙者,他们高高在上,似普通人为蝼蚁,生死皆不被他们看在眼中。

    再次听到谭老爹说这种话,占隐想象了一下村子里的人对于蚂蚁的态度,经常有小孩子无聊以捻死他们为乐,更是想出了各种方法来折腾。就算是大人,时不时也会踩死一两只,而对于被他们踩死的蚂蚁,根本就生不起任何怜悯的心思来。

    若是真的这样那所谓的修真界,可真是太危险了。占隐不免有些犹豫起来。

    他自己到不怕,贱命一条,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他不想连累阿勇哥

    不过占隐低垂着眸子,小声的道,阿爹说,谭家祖上是出过修真者,那么,阿爹为什么一定要阻止勇哥尝试?

    以谭闻对修真者羡慕和敬畏的态度,若是谭家勇有灵根能修炼,他应该会很高兴才是。

    可是看谭闻的态度,他似乎并不想谭家勇踏入修真界。

    谭闻的态度太奇怪了,如果只是和他有关,占隐是绝对不会过问的。但是事关谭家勇,他就难免会多关心几分。

    谭闻的眼底,满满的都是复杂之色,过了半响,他才道,阿勇他娘,是一个修真家族出来的。

    占隐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谭闻的眼神有些不可置信。

    谭闻苦笑,当初,九娘和家里闹的不太愉快,我怕你们过去会受到牵连。

    修真家族的手段,真的是普通人完全无法想象的。

    占隐握紧了拳头,小脸有些苍白。过了会儿,他才有些结结巴巴的道,那,那我爹我娘呢?占隐抬头,眼神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少年十分乖巧,爹娘去的早,印象已经不深了,他却很少提起,似乎是害怕他们心里会有芥蒂。

    谭闻闻言,却显得十分不好意思,当初我和你爹是好友。后来我犯浑跑了出去,也承蒙你爹娘帮我孝敬父母。你爹娘对我爹娘情同亲母,我自然也会把你视做己出。当初占隐父母离世,为了让他们安心,才会直接开口订下了娃娃亲。

    占隐点了点头,冲谭闻甜甜的笑。

    就在这时,一直用眼角观察着谭家勇房门方向的占隐猛地转过头,整个人从凳子上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就见谭家勇那个房间的窗户,竟然有艳丽的火光映了出来。

    第7章 夜之灵气

    谭家勇没想到,所谓的引气入体比预想中的容易的多。

    实际上,修真功法和他平日练的功法都是一脉相承,只是凡人的功法是从身体里日积月累的修炼出来,而修真功法却是通过感应天地间的灵气,然后吸收进身体里。

    那种感觉十分玄妙,谭家勇感觉自己被一群红色小光点围着跳舞,小家伙们对着他十分亲切,迫不及待地就想要往他身体里钻。

    于是,他顺着心意,把小光点吸收进了身体里,于是原本就行云流水的心法,变得更加地顺畅。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顿时有种浑身都轻了的感觉。

    他正准备起身,就发现面前的小册子像是突然变了个样子。原本的小册子就跟外面地摊上卖的话本子差不多,薄薄的一小本,多是讲一些修真界的事情,说法之夸张,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直到最后一页才附赠了一则心法,看着竟然还和他爹教给他的心法有七分相似。

    原本谭家勇觉得这事挺不靠谱的,直到他用那心法真的感觉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就如同谭闻所说,有种新世纪的大门被打开的感觉。

    他美滋滋的正准备去向他和小隐报喜,就发现原本的话本子竟然完全变了个样,虽然厚度不变,里面的文字却完全变了。

    开篇就是原本写在最后面的心法,这次不再是短短的一篇,而是分为了练气篇,筑基篇,结丹篇,同时还有一些配合使用的术法。

    最后,小册子后面还有一行留言:小辈,贪多嚼不烂,等你把前面的都学会了再来吧!

    看到这样的话,谭家勇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看来他爹真的没有骗他,这小册子还真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

    谭家勇又翻回了前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上面的记录的小术法。

    老祖宗还很贴心,怕小辈不清楚,特地还在最前面点出,术法又分了很多系,各种颜色代表的是不同的灵气,谭家勇对比了下,自己吸收的是红色灵气,那应该就是火灵气了。

    于是,他在火系术法那里找了找,立刻选了个最简单的火球术。

    灵气汇聚指尖,顿时就见一团火光从他指间窜起,猝不及防下把他吓得够呛,连忙一把丢出,蹭地一下,面前的木桌就着了起来,谭家勇立马手忙脚乱地开始救火。

    而占隐和谭闻进屋时,看到的就是怎么一副模样。两人二话不说,也帮忙救火。

    虽然抢救及时,木桌还是给烧了一大块儿,被惊动的店小二和掌柜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三人,这大白天的几个大男人窝在房间里玩什么火呢!

    最后还是谭闻说了不少好话,再三保证不会再玩,又赔了钱,这才把人给打发走了。

    等两人离开,谭闻和占隐都看向谭家勇,眼神中都带着几分紧张和忐忑。谭家勇歪头瞅着他们,一副不明白他们为何看着他的架势。

    看得谭闻都想抬手抽他了,他才咧着嘴笑了,嘿嘿,成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