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穿越) - 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穿越)——这名字好(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谭闻顿时觉得心头的那块巨石落了地,随即心头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各种滋味蔓延,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来。

    相比起谭闻的复杂,占隐的情绪就要简单的多了,满满的都是喜悦。

    谭家勇也很开心,直接一把抱住少年,小隐,我可以带你去南边了~我现在有了灵力,就可以带你去寻药了!

    占隐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嗯,哥最厉害了!

    被忽视的谭闻:

    干咳一声,儿啊,你真的修炼出来了?

    谭家勇斜眼瞅他爹。

    谭闻搓了搓手,嘿嘿,嘿嘿嘿。

    谭家勇:他爹莫不是疯了?

    其实谭闻就是有些激动而已,想让他儿子表演下杂技,又突然想起被烧坏的桌子,只能按捺下来。可是想到他儿子也能成为那些不可一世的修真者,他又忍不住开心。

    于是他只能发出嘿嘿嘿的傻笑声。

    虽然几人都心痒难耐,但顾忌着周围的环境,到底什么也没做。

    不过,谭家勇看着占隐,却微微蹙了蹙眉头。

    占隐有些不解,怎么了?他下意识的擦了擦脸,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脸上有东西没发现。

    谭闻看了看,并没发现什么不妥,但谭家勇的表情有些奇怪,怎么了?

    谭家勇的表情也有些疑惑,我好像,看到小隐周围有很多黑色的灵气?

    他的表情有些纠结,因为老祖宗留下的册子里记录的灵根有限,基本就只有金木水火土五种,当然,除此之外,也有比较难见的变异灵根,比如风雷等,再多的也就没提了。

    而且,老祖宗留下的术法也都是金木水火土几种的,大概是没想过自己的后辈能出变异灵根,所以并没有留下变异灵根能用的术法。

    当然,会不会老祖也不会这个问题,暂时还没有在谭家勇的考虑范围内。

    虽然册子上没有,但不代表现实中也没有啊!看看面前不就有一个吗?

    看看谭家勇干干净净的周身,又看看占隐周围环绕不去的黑气,再想想自己感受到自己周围活跃的火灵气,谭家勇瞬间悟了。

    我知道了!小隐肯定也是能够修炼的!发现这点,谭家勇顿时比发现自己能修炼还要来得高兴。

    占隐有些懵圈,我,我能行吗?

    谭家勇拍了拍他的肩,可以的,小隐一定能行的!

    占隐顿时也开心起来,眼睛亮晶晶的,一向苍白的脸色因为激动也微微泛了红点。

    原本他还因为阿勇哥能修炼,害怕他们的距离会越来越远,有点小小的担心,现在就听到阿勇哥说他也能修炼了!

    开心!果然老天爷还是对他不薄的!

    见两人一脸的开心,谭闻张了张嘴,总觉得这事有些不靠谱。

    谭家勇就看着他爹,阿爹啊,要是没有灵根的人修炼了功法会怎么样?

    谭闻想了想,不怎么样。没有灵根的人根本无法修炼。

    谭家勇摊手,这就是了,既然没有坏处,那就练练有什么关系?

    谭闻想了想,还真没什么关系。占隐早就被他视成自家人了,就两孩子现在的关系,要不是占隐的身体不好,他早就张罗着给两人成亲了。

    谭家的内功要不是需要药材辅导,他都想教占隐。可惜,占隐的身体一直不好,受不了那些药材的冲击。

    现在听说占隐也能修炼,谭闻还是很高兴的。

    虽然他还是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见谭闻点了头,谭家勇直接把占隐带进了房间,然后手把手的教他心法。

    占隐没有修炼过谭家心法,所以理解起来并没有谭家勇那么容易。但是谭家勇很有耐心,真的是逐字逐句给他分析,教他理解。

    终于,占隐顺着谭家勇教的心法调整呼吸,然后,也感觉到了谭家勇所说的黑色灵气。

    占隐还记得谭家勇的话,引导着那些黑色灵气钻进身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这些黑色灵气钻进身体之后,他有种整个人都变得轻快起来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病疼的原因,他常年有种身体沉甸甸的感觉,就像是吸多了水分的衣裳,一年到头多数时间都会感觉到不适。

    可是今天,在吸收了那些黑色灵气之后,他觉得自己身上多余的水分都被拧干了,整个人顿时就轻松了。

    占隐直接就蹦了起来,往谭家勇身上扑,哥!我成功了!

    谭家勇连忙把人接住,夸赞道,我们家小隐最棒了!

    占隐顿时露出甜甜的笑容来。

    两人都是刚刚修炼的新手,正是对着修炼有着莫大好奇的时候。现在两人都能修炼了,还能彼此互相说说心得,干脆拿着册子仔细研究。

    占隐很快也看到了关于灵气分类的介绍,顿时有些好奇,哥,你说我是什么灵根啊?

    看着少年略微有些烦恼的表情,谭家勇立刻拍板决定,既然册子上没有,咱们就自己取个名字!

    占隐顿时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少年的目光明亮,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人,眼神里也满满地都是信任。谭家勇被看得老脸微红,脑子转了转,你吸收的灵气就像夜色一样漆黑,要不,就叫夜灵气?

    占隐跟着念叨了一遍,夜灵气?夜灵根?然后脸上顿时露出大大的笑容,好听!

    被夸奖的谭家勇顿时也高兴了,挠了挠头,笑的一脸开心。

    谭闻得知占隐也能修炼的消息之后,沉默了好久,最终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谭家勇和占隐对视一眼,然后一人一边,开始安慰不能修炼的老父亲,爹,您别担心,说不定还有别的法子呢?

    谭闻抹了把脸,好了,你们也别安慰我了。我都一大把年纪,早就认命了。

    对了,既然你们都成修仙者了,有件事我就不瞒着你们了。

    谭家勇和占隐对视一眼,眼底都带着几分惊疑,阿爹,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就一口气都说了吧。

    谭闻深吸了一口,武云山,疯了。

    第8章 大郎疯了

    谭闻的消息,让谭家勇和占隐都愣了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谭家勇还记得前几天见到武云山的时候,那人嘴里虽然没吐出几句好话,但整个人精神的很,完全看不出是个疯了的人。

    谭闻的表情也有些一言难尽,武大郎偷了家里的所有的积蓄想跑,被武家夫妻逮了个正着然后武家请了隔壁村的虔婆过来驱邪。

    所谓的虔婆,就是一些自称能够通神的人,会一些蛊惑人心的手段,骗取村民的信任。

    村民多少都是有些信仰的,面对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很多人都是信的。那些就算不信,也不会故意去犯忌讳。

    所以虔婆在不少村子都是十分吃香。

    他们村到是没有,但隔壁村却是有一个的,而且还挺出名。

    那人有点手段,让不少人都愿意听她的。但是人也确实人狠心黑,就连谭家几口人都听说了不少腌臜事。

    听说那虔婆还有个混儿子,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媳妇儿,虔婆就能带着人上门捉邪,把人家姑娘给祸害完了,人姑娘家还得好吃好喝供完了客客气气送他们出门。

    这些事情连他们都有所耳闻了,偏偏那个村子里的人还一个个都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关起门过自己的小日子。

    武家竟然把那个虔婆都请来了,看来是真的不想武云山好了。

    就听谭闻道,那虔婆说武大郎中了邪,按着给他灌了药,然后武云山就疯了。

    他有没有说自己是什么人?谭家勇还是比较在意武云山当初看向占隐的眼神。

    那种眼神虽然带着一丝占有欲,但是更多的却是讨好和畏惧。

    一个能够占据别人身体的存在,为啥会对占隐露出那样的表情?

    这一点让谭家勇十分在意,阿爹,我想回村子一趟。

    有些事,他总要知道了才安心。他怕武家再狠一点儿,直接把武云山给弄死了,回去晚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特别是,武云山早不拿钱晚不拿钱,偏偏在他们离开村子之后,就偷偷拿了家里的钱跑路。那他拿着钱又准备去哪儿?

    谭家勇越想越是放心不下。

    谭闻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去吧。

    谭家勇觉得他爹的表情有点深沉,总怀疑他爹是不是知道点什么,但就是不愿意告诉他。

    谭家勇正准备走,却被占隐一把拽住了手,我们一起回去吧!

    谭家勇立刻拒绝,不行,你得留在这里!

    占隐冲他笑,哥,你感受一下,我身体的温度是不是高了些?

    谭家勇眨了眨眼,摸了摸占隐的小手,虽然还是柔柔弱弱的,比他的温度要低些,但是比起平日冰冰凉凉的样子,确实是暖和多了!

    谭家勇瞪大了眼睛,啊!小隐你是不是好了!

    占隐点了点头,是啊,自从吸收了夜灵气之后,我就觉得身体轻松多了。

    爹,你快来看看!谭家勇激动的冲一旁也怔愣住的谭闻喊道。

    也是这时,谭闻才发现占隐的气色真是前所未有的好。他也试了试占隐的体温,果然不似以前的冰寒了。

    几人都很惊奇,但是作为修真界的小白,讨论了半天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只能感慨,大概是修炼改善了体质,所以占隐的身体才变好了。

    几人想了想,除了这个可能,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也就不想了。

    为了保险起见,谭家勇还把占隐带去给李大夫看了,把李大夫也惊奇不已,一直追问他们是吃了什么灵药才有这个效果。

    最后只能让他们含糊过去了,见他们不想说,李大夫也没有勉强,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开了两副药让他们带回去。

    然后,一家三口就打道回家了。

    原本以为怎么着也要等到下个月才能回家,现在一家三口竟然还不到几天就回去了,真是让人又惊又喜。

    谭家几个每年七月都要外出给占隐看病的事,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了。谭闻还时不时会回来一趟,谭家勇和占隐两人七月份在村子里是完全见不到人的。

    见到几人回村,大家都有些奇怪。而且占隐难得的出门还没有戴斗笠,顿时村民都忍不住往他脸上瞧。

    不瞧不知道,一瞧很多人都发出了啧啧声,这占家小子长的真俊啊,这小脸儿白的,哪里像个村里汉子!

    哪个村里汉子是不出门干活的?除了占家那小子被谭家父子宝贝疙瘩般宠着,哪家还能养出这样的孩子来?怕是大户才有这样好命的小姐了!

    谭家勇赶着牛车的手一顿,差点没回去和他们理论理论。其实这时候他们已经离那些村里人有点距离了,正常情况下是听不到那些话的。

    可是修炼之后,他就好像整个人耳聪目明了许多,这么远的距离也听得清清楚楚。

    听着这些话,他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倒是占隐脸色如常,按住了谭家勇的手,哥,咱们快到家了,几天没回去,都不知道什么样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谭家勇知道占隐肯定也听到了,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揉了揉他的脑袋,那些人就是闲的没事,别听他们瞎说。

    占隐点了点,笑的十分乖巧,嗯!等回去我也能给家里种地了,他们就不能说我什么也不干了!说着,还挥了挥手臂,一副我也能干活的样子。

    谭家勇:他还真没有想过让他家小隐去种地啊。这细胳膊细腿的,他总觉得自己在虐待孩子。

    但是看占隐这么一副十分期待的样子,他又觉得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两人回到家,占隐果然高高兴兴的拿着锄头就要去地里除草了,谭家勇赶紧阻止,天还热呢,不用这么早去!

    没事,哥我现在不怕太阳了!说着还在阳光下跳了几下,很是欢快的模样。

    少年难得的活波模样,让谭家勇都不好拒绝,只是他无奈的道,现在日头太大了,你看村里哪家现在下地的?

    占隐想了想,也是哦,刚刚那群说闲话的就在那里乘凉。顿时有些失望的收回了锄头。

    谭家勇揉了揉他的脑袋,一会儿我回来带你一起种地去。

    占隐这才开心了,哥啊,要不,咱们家也养点家畜吧!以后可以给我养啊!

    谭家吃的肉都是谭家父子两从山上带回来的,要么就和村里人换点新鲜食材,根本没有自家养的。

    以前占隐也没提,现在却叽叽哇哇的说了一大通,显然这些事都已经在他心里憋了很久了。

    谭家勇忍不住有些心疼,开始想自己以前是不是把少年拘太过了。

    好在,现在少年已经好了。以后他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想到这里,谭家勇的眼神柔和下来,听着少年的要求,都一一应了下来。

    至于南下的事,既然现在已经不需要去寻药,所以两人都下意识给忽略了。

    安抚好了少年,谭家勇才悄然无声的前往武家。他本来就有着不错的功夫,行走的时候又练起了册子上的轻身术,行动间更是静若无声。

    要是不盯着他的方向,基本上从人身后走过,都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

    世界似乎变得安静下来,周围的火灵气确越发地变得活跃。不知不觉间,谭家勇就停了下来,周围的火灵气争先恐后地向他的身体里冲了进去。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能明显感觉到身体里流动的灵气增加了。

    谭家勇来到武家,就听到里面传来嘀嘀咕咕的讨论声。声音很小,又隔着墙,按理来说谭家勇应该听不到才是,但是他就是清晰的把他们讨论的声音都传入耳朵里。

    谭家勇垂下眸子,又等了会儿,里面的声音越说越激烈,竟然隐隐有要传出来的意思,谭家勇不得不敲了敲门,武大叔,武大婶,在家吗?

    争吵声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才有个大婶打开门,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是阿勇啊,来婶子家有什么事吗?

    谭家勇挠了挠头,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听说大郎他出了点事,过来瞧瞧。说着,还递上了一包镇子上带回来的点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