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穿越) - 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穿越)——这名字好(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谭家勇瞪他爹,那你就信那小子的话,觉得小隐会是魔头?

    谭闻也不看他儿子了,声音有些闷,小隐这孩子,我自然是知道的,绝对乖的很。可万一呢,要是那小子说的是真的呢?

    谭家勇立刻斩钉截铁地道,不可能!只要我在一天,绝对不可能发生那样的事。

    谭闻就瞅他儿子,要是你不在了呢?

    谭家勇:怎么可能说到一半,他突然有些说不过去了,要是以前些日子占隐的身体情况,若是他不在了,那孩子会发生什么事,他几乎想都不敢想。

    若是,若是武云山说的都是真的,那他为何对他和对小隐是截然不同的态度?只能是因为,在他所说的书里,是没有他这个人的。

    谭家勇顿时觉得心乱如麻,想想小隐会有的遭遇,又觉得心口生生地疼。自己精心护着的宝贝到底受了多少苦,才能被人冠上那些的名头?光是想想,他就觉得心口疼。

    谭闻也吸了口气,伸脚去踹旁边的碎石,所以啊,我觉得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不能让这事变成真的。

    那些天他也想了很多很多,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所以才害了自己的儿子?

    然后,他忍不住的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所以后来,他去镇上的时候,才带上了那本册子。他想着,不管有没有用,总归要让他们多一个选择。

    而不是他直接把路给堵死了,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而让他们走上绝路。

    父子两陷入了沉默,谭家勇已经默默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看来他要好好修炼,努力变强了。

    只有变强了才能活得久,只有活得久了才能保护好占隐。

    有了这个想法,谭家勇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急迫感。

    最终,沉默是被占隐叫他们吃饭的声音打破的。少年笑眯眯的来喊两人吃饭,阿爹,勇哥,吃饭啦~

    谭闻笑眯眯的,好,好,好,就尝尝我们家小隐的手艺~说着进了门,还大声道,哇,好香!

    占隐顿时笑眯了眼,到是谭家勇在路过他的时候,看到他手指上似乎有点血痕,顿时皱了皱眉,翻出来一看,果然,就见少年的手指上多了一道口子,虽然已经止住血了,但是皮肉外翻,显然当时弄得不轻。

    他不由的皱了皱眉,怎么这么不小心!说着拽着少年进了房间,给他弄了点药膏抹上,又小心的包扎好,下次用刀的时候小心点!

    占隐乖乖地点头,表情有些心虚,又有些甜蜜。

    谭家勇到是隐约猜到点什么,刚刚他们说话的时候,能感觉到小隐的神识就在周围,他觉得事情不该背着他,于是也没有提醒谭闻。

    估计就是那时候弄出的伤口,想想谭家勇都有些后悔自己的多事,要不然小隐也不会伤了手。

    想了想,他揉了揉少年的脑袋,乖,别信那些东西。哥一定会变得很强很强,保护小隐的。

    占隐也抬起头,神色认真的看着他,我也会变得很强很强,保护哥的。

    谭家勇顿时觉得心里慰贴极了,嗯!哥相信咱们家小隐!

    占隐也笑了。

    占隐是会做饭的,只是以前顾忌他的身子,很少会让他上灶,所以味道也确实很不错。

    吃完饭,谭家勇下意识跟着他进了房间,把门窗什么的都检查了一遍,又叮嘱了一番,最后还有些不放心,要不,搬个房间?

    占隐顿时有些心动,要知道谭家勇旁边的房间还空着的,就堆放了一些杂物,完全可以整理出来给他做房间。

    不过,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明天再说吧。

    谭家勇想想也是,然后点了点头,两人高高兴兴的分开,各自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然后就出了点问题。

    因为第一次修炼的时候,两人是错开的,谭家勇虽然在占隐修炼的时候感觉到了些许的不适,却也没有放到心上。

    直到今天晚上,两人在一栋房子里修炼,才觉察出不妥来。

    吸收火灵气的时候,那些小光点都是从四面八方冲过来的,可是从占隐那个方向过来的小光点,明显要比其它方向的少很多。

    而这种感觉,占隐也有。

    第二天,两人醒来,看着彼此,都有种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感觉。

    谭家勇觉得那是错觉,干脆拉了占隐到房间里一起修炼。占隐抿了抿唇,跟着一起打坐。

    然后,原本泾渭分明的黑红两种灵气,像是遇到了敌人,互相看不顺眼般的斗在了一起,把整个房间的灵气都弄得一团糟。

    最终,两人睁开了眼睛,都无奈的发现了一个事实。看来修士之间修炼是要分开的,不然虽都修炼不好。

    于是,搬房子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这让两人都有些郁闷。

    尤其谭家勇,他开始犯愁,看样子,在这事不找到解决方法之前,将来他们成亲后,他得布置个离房间远点的练功房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第11章 一起上山

    修炼的时间多了,渐渐的,谭家勇也摸到了点规律。

    似乎白天的时候,修炼对他来说效果最好。尤其白天正午太阳正烈的时候,一个个火灵气更是活波的厉害,迫不及待的就想往他身体里钻。

    而占隐就完全不同,白天修炼的效果远没有晚上来的好。

    不过,到了七月之后,白天晚上效果都十分显著,尤其晚上,浓郁的夜灵气把他的红灵气压的可怜兮兮的。

    往往谭家勇勤勤恳恳地吸收了一晚上,还没有占隐吸收一盏茶的效果好。

    这要不是自家未来媳妇儿,谭家勇觉得自己估计都要酸了。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谭家勇能清晰的感觉到占隐的修为比他高了一大截。

    谭家勇顿时受了刺激,既然晚上修炼不过,他就得白天补回来。于是,他竟然自发的研究出了,一边干活一边吸收灵气的法子。

    占隐看得叹为观止,也尝试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太阳下夜灵气太少,还是他确实没那本事,尝试几回差点岔气之后,被谭家勇呵止才放弃了这种尝试。

    谭闻什么都看不到,所以也不知道他儿子这么牛,竟然一边干活还一边修炼,他只是本能的觉得,他儿子周围的温度比别处都要高上几分,让他都不乐意往他旁边站了。

    倒是占隐身边,不管多热的天,都像是清凉的山泉,舒服的很。

    而且,被他吸收控制的夜灵气,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无意识地伤人,谭闻也就没有了生病的后顾之忧。

    等谭家勇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爹和小隐有说有笑,他这个儿子被两人嫌弃的远远的。

    谭家勇:所以说,到底谁才是亲生的?

    每年的七月对于谭家人来说,都是紧张的。

    因为每到七月份,就是占隐发病的日子。

    今年有些不一样,占隐没有再发病不说,这个月修炼的时候简直有如神助。

    谭家勇开始猜测,占隐生病是不是就和那些夜灵气有关?

    特别是他想到,在他刚能看到灵气的时候,那些密实的围在他身边的夜灵气,就越发的坚定了这个想法。

    占隐不生病了,谭家勇看着他每天脚步轻快地在家里忙碌的身影,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似乎,好像,小隐马上要过生辰了呢?

    以前每年到这个时候,大家都因为小隐的病忙得焦头烂额,哪里还能想到给他过生辰的事情?

    但是算算日子,过几天小隐就十五了。

    农家的孩子早当家,这个年纪的多数都已经开始说亲了。

    有些早的,十五成亲也是有的。

    所以,十五岁对于少年来说,应该是个特殊的年纪。

    说起来,他是不是该问问阿爹,他们成亲的事了?

    想到就要做,谭家勇特地选了个占隐没发散神识的时候,偷偷把他爹拉到了角落里,阿爹啊,你看我和小隐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选个良辰吉日,把亲事给我们办了?

    听到这话,谭闻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咳嗽了好一会儿,猛地一巴掌拍他儿子脑袋上,这下子下手十分地狠,清脆地巴掌声传出老远,顿时把谭家勇给打蒙圈了。

    谭闻怒喝,牲口!小隐这么小你就惦记上了!

    谭家勇委屈,我们不是早就定亲了吗?早点把人娶进门哪里不好了?这不是出了武大郎这么一出,谁知道还有没有武二郎武三郎?

    虽然占隐和他们家早就订了娃娃亲,也从小就住在他们家,村里都知道小隐是他们家的人。可就是缺了那层身份,就怕有那不长眼的跳出来闹幺蛾子。

    听到谭家勇的解释,谭闻知道自己想岔了,略微有些心虚。不过,他还是梗着脖子道,不行!别以为小隐父母不在了,你就能欺负他!我跟你说,小隐没有十八,不准成亲!

    谭家勇瞪大了眼,不是,爹,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爹!

    只要不是家里有问题和太过挑剔的,谁家儿郎不是十六成亲?他家老爹竟然让他们等小隐十八才成亲!

    天,小隐十八他都十九了好吧?在村子里这都是大龄剩男了!

    谭家勇欲哭无泪,越发觉得他爹不是亲生的!

    谭闻拍了拍他儿子的肩,崽啊,你爹过的桥比你吃的盐都多。我听人说过,过早成亲对身体不好,你也希望小隐身体好吧?

    谭家勇一听这是对小隐好,立刻点头,好,我听阿爹的。

    谭闻这才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

    等谭闻溜溜达达的走了,谭家勇站在原地,还是觉得有那点儿不太对,可是想了想又想不出来。

    干脆挠了挠头,高高兴兴找小隐去了。

    见儿子走了,谭闻才冷哼一声,小兔崽子,毛都没长齐呢,还想成亲?呵!

    谭家勇:所以,果然不是亲爹吧?

    谭家勇琢磨了下,自己弄肯定是弄不出什么好东西的,然后想到自己很久没去狩猎了,也是时候出门了。

    吃晚饭的时候,谭家勇就把这事随口说了。

    谭老爹倒是没觉得什么,以前父子两轮流进山狩猎那是常有的事,所以听到他这么说,只是点了点头。

    倒是占隐听到他这么说,放下了筷子,认真的道,我也去。

    父子两吃饭的动作都是一顿,然后转头看向占隐。

    占隐抿了抿唇,继续道,我也去。

    父子两面面相觑,谭闻瞅了他儿子一眼,继续吃饭,一副不愿意理会的样子。

    谭家勇有些为难,以前占隐老乖了,他们说什么就听什么,也从来没提过要和他们一起出门的要求。

    可是现在,一副恨不得把他们都活都干完的架势。

    就连现在,他要上山都准备跟着了。

    谭家勇自然是不想他去的,先不说山上危险,光是他想狩猎给他买生辰礼物这点,就是他不想占隐知道的。

    可是看着少年执着的目光,拒绝的话他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嗯,那就一起去吧。要是觉得累了可不能哭鼻子!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想着,

    到时候就带小隐走最好走的路,要是他不想走了,就带他回来。

    怎么说他还是有点私房钱的,就是买的礼物估计要便宜点了。

    少年听了,顿时就高兴起来,拿起筷子飞快的刨饭,脑海里已经飞快地开始盘算要带的东西了。

    第二天一大早,占隐醒的比谭家勇还早,等谭家勇起来,他连馒头都蒸好了,还烙了饼,已经摊开晾在桌上。

    谭家勇拿了个馒头啃着,忍不住冲他竖了大拇指,小隐太贤惠了!

    占隐脸上顿时多了一抹绯色,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就连左边的小梨涡也若有若无的露了出来,似乎被谭家勇夸奖让他十分开心。

    两人很快收拾好了,谭闻才起床,看着两小只这么勤快,谭老爹都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虚了。

    两人和他打了招呼,谭老爹冲他们挥了挥手,小心点儿。

    谭家勇点了点头,嗯,我们晓得。

    占隐也乖巧的点头,阿爹,我们走了,您一个人在家也要好好吃饭。

    谭闻摆了摆手,去吧去吧,不就上个山,多大点事儿!

    话是这么说,等看着两人相协离开,谭老爹啃着锅里给他留的馒头,突然觉得家里是不是太清净了些?

    看来,真的该在家里养点小东西了。

    占隐是没有上过山的,最远的距离就是送谭家勇走到山脚。

    现在第一次上山,看什么都觉得惊奇。

    谭家勇一边走一边让他小心别被哪些植物碰到了,长倒刺的,带毒的,喜欢长毒虫的,会让人过敏的

    各种植物看起来长的也不是千奇百怪啊,怎么就那么多奇怪的效果?

    谭家勇还扯了一种叶子很肥厚的草,刚摘下来就有浓郁的味道冒出,他捏碎了往占隐身上抹,别看这味道不好闻,驱虫的效果很好的。就小隐这白白嫩嫩的肌肤,被咬了他可舍不得。

    占隐乖乖的任由他把身上露出来的肌肤都抹成了一层绿色,才有些奇怪,哥你不抹吗?

    谭家勇摇了摇头,这草味道太浓了,容易赶走猎物。

    占隐:少年嘴角抿了起来,表情带了点不高兴。

    谭家勇就揉了揉他的小脸,别皱眉头,皱起来就不好看了。

    占隐:满脸都写着不开心。

    谭家勇忍不住笑了笑,你这才是第一次上山呢,路都不熟,哪儿能打猎呢!乖,这回你跟着我学着点,下回我就让你打了。

    占隐想了想,点了点头,那哥你要教我!

    谭家勇大包大揽,行!包你哥身上!

    想着这次也没准备狩多少猎,干脆教起来占隐各种小技巧。

    占隐果然学的很快,而且谭家勇明显忘记了一件事情,占隐现在已经是修士了,利用神识的便利,打起猎物那叫一个顺手。

    谭家勇想起当初那个跟在谭闻屁股身后,颠颠的跑了好多回,连野物毛都没碰到的时候,顿时把什么话都咽进了肚子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