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穿越) - 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穿越)——这名字好(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占隐当然不可能放弃这样的好机会,抱着人的手越发的紧,嘴里却一本正经的道,哥,现在情况危急,你还是快点恢复灵气吧,等你灵气恢复了,才好继续背着我跑是不是?

    谭家勇觉得,这话虽然听着有些道理,但他就是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

    占隐趁热打铁,哥,你赶紧恢复灵气吧。要是那三只追过来了,就要靠你了。

    谭家勇一听,顿时心里一凛。占隐说的没错,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恢复实力比较重要。

    那些野兽已经不能用普通的兽类来定义了,别的不说,光是他袖子里那只,就跟成了精似的,还知道和他讲条件,让他们带它离开。

    连一头青蛙都这么神奇了,谁知道那几头家伙有什么本事,会不会追上来?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恢复灵气。

    当然,他在吸收灵气的时候,也没忘记时刻分出神识,注意着怀里的青蛙。正所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有。

    他觉得这话放在不是人的生物上也挺适用的。

    好在,这青蛙大概是真的想借他们的脚离开,别说闹出幺蛾子了,整只蛙缩成一团,乖的不得了,就连气息都收敛地干干净净。

    别说,这本事挺牛的。难怪三大头在那里呆了那么久都没发现它,最后还被它们截了胡。

    如此一来,到是为他们省了不少事。

    就在谭家勇抓紧时间恢复的时候,湖泊的方向再次传来巨响。他们离那座山已经有很远的距离了,竟然还能觉得声音如此巨大,可见那边的打斗到底有多激烈。

    占隐顿时跑的更快了,谭家勇也加紧时间恢复,等感觉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换占隐休息。

    占隐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现在不是磨蹭的时候,谭家勇说换人就果断换人。

    如此这般,日夜兼程,两人轮流着跑路,连晚上也没有休息,等回到村子的时候,天竟然还没有亮。

    谭闻听到动静,起来发现是自己两个儿子回来了,顿时也急了,你们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谭家勇放下占隐,二话不说,抱着茶壶先给占隐倒了一杯,然后自己咕噜噜地往肚子里倒。

    占隐也拿起茶杯喝一口喝了下去,谭家勇看见了,还知道给他添一杯,然后剩下的就全进自己肚子了。

    谭闻看着两人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好在发现两人身上虽然狼狈了点儿,却全须全尾的没有看到半点伤口,可见是有惊无险,所以心稍微放下了些,去厨房给两人弄热水去了。

    谭家勇看见他的动作,赶紧道,爹,弄点儿吃的来,我们饿死了!

    可不是得饿了吗?从昨天早上起来到现在,可谓是滴水未进,他觉得现在能饿得吃下一头猪。

    谭闻一听,连忙把锅里留着准备明天要是吃的稀饭盛了上来,一人一碗让他们先垫垫肚子,又点火给他们煮面条,加了一些灶台前熏的腊肉,又去院子里揪了几颗青菜,一碗香喷喷地家常面就做好了。

    两人看到吃的,眼睛都直了,刚刚那碗稀饭像是早就已经消化光了,一人抱着一个碗,吃的稀里哗啦。

    谭闻都惊住了,你们该不会进山后就没吃东西吧?

    谭家勇也就罢了,吃东西就是个不羁的,占隐就不同了,因为从小身体不好的原因,吃东西也都是慢条斯理的,谭闻哪里见过他这样的吃相?

    可见是真的饿的狠了。

    闻言,占隐的脸颊微微有些红,不过还是非常霸气地吃完了最后一口面,顺便把汤也喝光了,这才打了个嗝。

    谭闻:要是不够,我再给你们煮点儿。

    这时,谭家勇也放下了碗,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犹豫了一瞬,才遗憾地拒绝了这个诱人的建议。

    打了个嗝,谭家勇这才掏出怀里的青蛙,顺便把这两天发生的事都和谭闻说了。

    听到他的话,谭闻也震惊了。这个资深猎人在森林里狩猎了大半辈子,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熟悉的跟家似的林子深处,竟然还有那样的存在。

    要是早知道,他是绝对不敢放任自己还未成年的儿子独自入山狩猎的。

    听谭家勇的叙述,谭闻才知道那片区域确实是他不常去的。主要是那边路太难走,猎物也偏少,就算狩猎到了也不容易带回来,实在不是一个猎人喜欢的去处。

    所以没碰到那几只大家伙也确实情有可原。

    想到这儿,谭闻也说不出自己是庆幸一些,还是遗憾多一些。

    很快,谭家勇的讲诉就说完了,谭闻盯着桌上瞅着他们的青蛙,表情诧异,这难道是灵兽?

    谭家勇和占隐都双双抬头看他。

    好吧,他们这个家里就是这么奇怪,两个会修炼的修士什么也不懂,反而是谭闻这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知道一些相关的常识。

    当然,鉴于谭闻是个普通人,几乎没怎么接触过修士,所以知道的东西也有限的很,甚至不一定准确。

    不过这点,两个修真小白是不知道的。

    关于灵兽的事谭闻到是知道一些,据说,兽类中也有很多得天独厚的存在,它们天生就拥有强大的力量。人类根据它们的危险程度大致分为灵兽,和妖兽。

    你们遇到的那三只,应该就是妖兽了。而这只青蛙大概是灵兽?

    谭闻有些不确定的道,毕竟这么一只小青蛙,看起来就很乖巧很无害的样子。

    不过,正所谓人不可貌相,这种神奇生物自然也不能。

    谭闻就是觉得很新奇而已,忍不住盯着那青蛙瞧了又瞧。

    这时,青蛙呱地一声。

    谭闻惊奇,它竟然会叫!

    谭家勇:

    占隐小声解释,它说它要水。

    谭闻顿时站起身,我来我来!说着就颠颠地跑到厨房,舀了一大碗水来,还十分热情地放到青蛙面前,你喝,你喝。

    青蛙看了他一眼,张开嘴,呱地一下冲碗里吐了一口口水。

    谭闻:他觉得自己被一只青蛙鄙视了。

    好在,在谭闻即将崩溃翻脸前,占隐及时拉住了他,冲碗的方向示意他未来公爹看。

    谭闻非常给未来儿媳妇面子的转头看了过去,就见碗里有一条漂亮的鲤鱼游来游去。

    等等,哪里来的鱼?

    谭闻顿时想到看看青蛙的动作,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就说青蛙怎么会无缘无故鄙视他呢!

    原来是想放出这条鱼啊!

    谭闻看了看鲤鱼,又看了看同样泡进碗里一副悠闲自在样的青蛙,顿时兴奋地看向他儿子,眼神明晃晃地表示:儿砸,你捡到宝了!

    谭家勇:他确实捡到宝了,但不是这两大爷,而是那七彩莲子好吧!

    谭家勇盯着那青蛙,眼神不善的道,我已经把你们带出来了,莲子呢?

    青蛙大爷一样仰躺在碗里,一副大爷模样,听到谭家勇的话,呱~呱~呱~

    谭家勇瞅占隐,占隐连忙解释,它说,莲子我们现在还吃不了,会把身体撑爆的。而且,若是它们解开限制,莲子的效果不但会迅速流失,还会把其它东西吸引过来,怕到时候咱们打不过。

    谭家勇:这语气,难不成他们就没法用了?

    面对谭家勇不善的眼神,青蛙又呱呱了两声,谭家勇只觉得脑袋一阵嗡嗡作响,全是挥之不去的呱叫声。

    就听占隐道,它说,只要我们以后保护它们,它们就送我们一个储物法宝。

    听到这话,谭家勇还没反应,谭闻就差点先跳起来了,啊!储物法宝!

    第16章 去长见识

    听着谭闻的口气,这就是好东西。

    谭闻小声的和两人解释了储物法宝的作用,当听说一个小小的储物法宝,能装很多东西以后,两人确实都有些惊奇。

    占隐眼睛亮晶晶的,那,以后咱们去打猎,就可以带更多的猎物回来了!

    这谭闻有点迟疑,他好像记得那些修士的储物袋只能装死物来着?

    不过,他也没见过,都是道听途说的,不知道真假。

    东西是好东西,再场几人都很心动。只是谭家勇瞅着面前的青蛙和鱼,非常实事求是的道,你们也看到了,就我们的水平,连只山猫都打不过,拿什么来保护你们?

    青蛙歪了歪脑袋,像是真的在认真思考,和小鲤鱼不知道交流了什么,然后抬头:呱~

    占隐自发翻译,它说让我们带着他,以后要是遇到好的灵地,它们就自己离开,不用咱们操心。

    听着好像确实是容易的样子,但是,谭家勇摊了摊手,我们又不出远门。

    到不是不能为了那宝贝特地跑一趟,就是不知道这青蛙口中的好的灵地到底在哪儿,若是他们跑了半天,人家一句不满意就过了,那不得气死。所以谭家勇才摆出了谈买卖的架势。

    听到他的话,鲤鱼在水里转悠了一圈,并吐了个泡泡,青蛙只撩了撩眼皮,呱~

    占隐:它说没关系,咱们走的时候带上它们就行了。

    简直好说话的过分,让谭家勇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占隐小声道,它说我们这里并不安全,那些东西要是闻着莲子的味道会跑过来的。

    谭家勇:感情坑在这儿呢!

    也就是说,那莲子他们吃不得碰不得,还要担心招贼还能不能好了。

    怎么想都是做了亏本生意的谭家勇接过青蛙吐出来的储物法宝,还有点呆。

    那是一颗手指头大小的石子,看起来灰不溜秋的,就跟路边地上的小石子没什么区别。

    就这是什么储物法宝?

    谭家勇觉得自己被坑了,占隐的表情也带了几分疑惑,然后和青蛙交流了一阵,占隐用手触摸石子,顿时就发出了惊喜的声音,哥,真的耶,里面有很大的空间。哥你用神识试试!

    谭家勇用神识试了试,果然,明明就是一颗小小的石头,里面却内有乾坤。心念一动,那两颗莲子就被放进了储物法宝里。

    谭家勇想了想,找了根绳子编织成网状,把小石头绑了起来,然后挂到了占隐的脖子上。

    占隐摸着脖子上的石头一呆,连忙就要解下来,不不不,哥,这个还是放你那里比较好,你用起来也比较方便。

    谭家勇揉了揉他的脑袋,说什么傻话,咱家以后都是你来当家,家当自然要放你这里。

    占隐握着小石头,只觉得手中沉甸甸的,心里像是被温水浸泡着,又暖有胀。

    于是,谭家的第一个储物法宝就戴到了占隐脖子上。

    到不是谭家勇有了媳妇忘了爹,主要是这东西只有修士能用,在谭闻手上就是颗破石头,他看稀罕似的把玩儿了一会儿,就交给占隐了。

    青蛙和鲤鱼惬意地躺在碗里,看着几人的动作。

    家里来了两个神奇的客人,谭闻觉得总不能亏待了人家,出去了一趟,往家里搬了一个缸回来,放到院子里的树荫下,又给缸里装满了清澈的山泉水,这才把两大爷请进了缸了。

    两大爷似乎对于这口大缸还算满意,在里面住了下来。它们自个儿移了几株荷花在水里种着,自成一景。青蛙在荷叶上打盹儿,鲤鱼就在叶子下乘凉,时不时吐个泡泡。

    光是看着它们两就觉得十分舒心惬意。

    谭家勇看着都乐了,这还真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呢!不过相处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两货确实没什么恶意之后,他也就懒得搭理它们了。反正当时开的条件是离开的时候带上它们,现在他们都在家呢,自然不用搭理。

    上山狩猎这条路是行不通了,家里的庄稼就得侍弄好了,不然他们一家子吃住哪里来?

    好在现在小隐的病不药而愈,他的身体也因为修炼的原因,祖传的方子也用不上,家里需要大头开销的地方没有了,倒是不用再那么拼。

    谭家父子别的没有,力气大把的,别人家要干好几天的活,两人过去轻轻松松就弄好了。

    现在还加了一个占隐,干活就更加得快,让一众村民羡慕嫉妒恨的紧。

    忙着把地里的活干完,谭家勇回到家就开始拼命修炼。

    这次上山之行,把他给刺激的够呛,连几头妖兽都干不过,包包里有好东西也不能拿出来用,简直把他给刺激坏了。

    现在一天到晚,身体里的灵气都被他运转起来,像是个漩涡一般拼命吸收,就连干活的时候都没有停止过。

    这样的修炼方法,把两只大爷都给惊了下,在水缸里直勾勾地盯着他瞅了好久,才继续闲适的睡觉去了。

    当然,一心两用的效果自然没有全心修炼的效果来的好,如果有时间,谭家勇就会全心修炼。

    每当这种时候,身体里的灵气就会蹭蹭蹭地长。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伴随着身体里对灵气需求的增加,他渐渐有种身边的灵气越来越薄弱,完全跟不上他的需求的感觉。

    运转完一个周天,谭家勇睁开眼后,微微皱了皱眉,正好就跟那只懒洋洋晒太阳的青蛙眼对了个正着。

    一人一蛙对视良久,空气莫名安静。

    谭家勇有种感觉,这家伙怕是早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才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谭家勇抓了抓脑袋,表情有些烦躁。

    占隐很快就发觉了他哥的不对劲儿,避开谭闻,偷偷的把谭家勇拉到了一边,哥,是不是出啥事了?

    谭家勇想了想,还是把事情说了。

    占隐一听,也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夜灵气比较多的原因,他从来不缺少夜灵气,只要晚上修炼几乎都是顺畅无比。

    但是那种灵气不足的感觉,他还是能理解的。就像是每天正午的时候,他就很难吸收到夜灵气。

    他还可以用避开中午这个时间段来解决问题,可是他哥就可怜了,灵气不够吸收就跟吃不饱饭一样,这怎么能行!

    占隐又去找了谭闻,把谭家勇的事说了。

    谭闻一听,也急了。他只想着他们在这山沟沟里好好修炼也挺好的,却没想过为什么那些修士都消尖了脑袋要往大宗门里跑。

    于是晚上,谭闻吃饭的时候提了句,我们搬家吧。

    谭家勇诧异的抬头看他爹,占隐偷偷瞅了瞅他阿勇哥,眼神有点小心虚。

    谭闻拍了拍他儿子的肩,儿砸啊,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爹是时候带你们出门见识一下世面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